威斯敏斯特公爵:什么让我成为英国首富

威斯敏斯特公爵是英国最成功的房地产公司格罗夫纳(Grosvenor)的董事长。他说:“每个人都认为,我还是身穿袍服头戴冠冕四处漫步,凝望自己广袤的田地,时不时还打落几只野鸡。”

1170330150747
▲ 杰拉尔德·卡文迪什·格罗夫纳

    原因不难理解。上月,公爵把他的大女儿塔玛拉·格罗夫纳(Lady Tamara Grosvenor)嫁了出去,婚礼在切斯特大教堂举行,观礼宾客中有女皇和其他几名皇室成员。传闻他给了这对新婚夫妇一份价值1000万英镑的结婚礼物。

   杰拉尔德·卡文迪什·格罗夫纳(Gerald Cavendish Grosvenor)现年52岁,是格罗夫纳男爵、格罗夫纳伯爵、贝尔格雷夫子爵和威斯敏斯特侯爵,掌管着一个可追溯到“征服者威廉”(William the Conqueror)时代的家族。该家族得名于当时的狩猎长Le Gros Veneur,拥有大贵族特权的全部装束,尽管它的座右铭是“重视德行而非出身”。

   威斯敏斯特公爵夫人是威廉王子的教母,而公爵则是查尔斯王子的密友。公爵和查尔斯王子都有维护传统田园生活的渴望。他认真地担负社会责任,是100多家组织和慈善机构的总裁或赞助人。

   当他不在乡间时,会经常为他钟爱的英国地方自卫队(Territorial Army)服务。在过去30年中,他一路努力登上该组织的高层。他穿着镶有两星的将军制服,定期去巴尔干、阿富汗和伊拉克等全球热点地区检阅军队。最近,他被提升为国防副官,掌管预备队和军校生事务。

   作为第六代威斯敏斯特公爵、英国最富有的业主,他很容易被人不屑地称为封建残余。不过,他烟瘾很重,而且几年前曾发生精神崩溃,表明他的生活并非无忧无虑。

   他以两个O等成绩从哈罗公学(Harrow)毕业,而他开始商业生涯,则要归因于第二代威斯敏斯特公爵本德尔(Bendor)的精明税务规划。本德尔结过好几次婚,他绕开三位公爵,把格罗夫纳家族的大笔财富托付给现在的威斯敏斯特公爵,当时这位公爵才一岁。

   在保持并发展家业方面,公爵比大多数同时代的贵族更成功。他领导着一个日益壮大的房地产帝国,该帝国最近启动欧洲最大的零售开发项目,即利物浦市中心占地42英亩的“天堂街”(Paradise Street)工程,投资达8.5亿英镑。这个占地160万平方英尺的新零售区计划在2008年竣工,以迎接利物浦作为欧洲文化之都的这一年。利物浦一度是英国首屈一指的购物目的地,如今有些破败。该工程对于这座城市的重建至关重要。

   格罗夫纳公司于1953年开发温哥华安纳西斯岛(Annacis Island),自此开始了一系列城市重建工程,上述工程则是最新的一个。都柏林的利菲谷(Liffey Valley)和贝辛斯托克(Basingstoke)的节日广场(Festival Place)购物中心也是近期展开的两项工程。此外,格罗夫纳公司正与巴思(Bath)、剑桥(Cambridge)和普雷斯顿(Preston)等其它英国城市的当地政府伙伴进行合作。

   “我们有一种非常强烈的生存本能,”公爵说,“我们受到历届英国政府的纠缠,在此之前,克伦威尔护国公也曾想整我们。我们还能保住脑袋是一大幸事。”

   “我有个老式观点,就是专注于自认为有所了解的事情,而不会突然转向其它领域,”公爵说。他把日常业务运作交给了以杰瑞米·纽瑟姆(Jeremy Newsum)为首的一些职业经理人。杰瑞米·纽瑟姆是格罗夫纳集团30多年来的第二任首席执行官。

   “我很早就持有这个观点……即许多家族认为家族首脑在任何事情上都是世界上最杰出的专家,结果自取灭亡,”公爵说道。

   他同意一个观点:对于任何家族企业的董事长来说,最重要的品质是选对人并让他们继续推进事业。“如果你坚决这么做,其它问题就会迎刃而解,”他说。他招募了好几名重量级非执行董事加入格罗夫纳的董事会,如英国央行前行长艾迪·乔治爵士(Sir Eddie George)、前摩根士丹利亚洲区主席文礼信(Alasdair Morrison)。

   格罗夫纳集团的总部位于伦敦梅费尔区(Mayfair)中心的格罗夫纳街。在该集团日益全球化的房地产投资组合中,梅费尔区和贝尔塔莱维亚区仍是两大瑰宝。据说,至少有500条道路、广场或建筑归属该家族名下。

美国政府曾坚持要买断位于伦敦格罗夫纳广场的美国大使馆的地产所有权,但公爵的顾问则针锋相对地提出,以佛罗里达州的大片土地作为交换,这些土地在独立战争时期被没收。最终美国政府只能放弃。

   在过去5年间,格罗夫纳集团的税前利润几乎翻了一倍,2003年达9170万英镑。集团有373名员工,在17个国家拥有89亿英镑的房地产权益,其中包括1800万平方英尺的零售面积。2003年,格罗夫纳家族信托基金获得的红利几乎增加了两倍,至1690万英镑。

   格罗夫纳家族的业务状况并非总是这么好。当公爵在上世纪60年代末参与公司管理时,公司正在支付一大笔50年代留下来的遗产税,当时的财务状况并不好,管理也很糟糕。

   “委婉地说,我们当时有点问题,”公爵回忆道。他是在18岁生日那天继承遗产的。“特德·希思(Ted Heath)成功地将通货膨胀拉高至26%,接着又出现了矿工罢工和燃料危机。”格罗夫纳的第一任首席执行官吉米·詹姆斯(Jimmy James)当时被迫定期飞往加拿大,“仅仅是为了维持那里的业务,同时我们国内的基地像个筛子一样四处渗漏。”

   格罗夫纳挺过了上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的高通胀时期,那个时期曾令许多地产公司倒闭。公司还安然度过了采用租赁权法律所导致的困难,该法律允许承租人购买他们所租不动产的所有权,从而削弱了格罗夫纳等贵族地主的单一所有权和自成一家的管理风格。

   格罗夫纳欣欣向荣的部分原因是,公司实行业务多元化,将47%的资产投资于英国和爱尔兰以外,并越来越多地为第三方管理物业。公司管理的资产是其自有物业资产规模的近两倍。

   但格罗夫纳之所以能获得长期成功,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它与上市地产公司相比有更长远的眼光,以及它愿意参与和当地政府达成的长期合作项目。公司的专长是市区开发。

   其它地产开发商把隐姓埋名看得很重,但格罗夫纳最大的资产之一就是它的品牌。“它代表着稳定、诚实和卓越。它们是非常重要的成分,我们非常重视这些品质。我想拥有一家受人尊敬的企业,不仅是在市场上,而且在市场以外,”公爵说。

   “它们是很难对付的运营商,但它们确实很有诚信。它们一贯如此。”利物浦市政委员会的自由民主党领袖迈克·斯托利(Mike Storey)说。

   Urban Splash是市区重建先锋,格罗夫纳公司的竞争对手。该公司首席执行官汤姆·布洛克斯汉姆(Tom Bloxham)也同样对格罗夫纳公司赞赏有加。地产行业一直受到短期行为的困扰,因此他对格罗夫纳几百年来管理其伦敦地产的方式充满了敬佩之情。

   他还钦佩公爵的慷慨大度。“你每次参加慈善活动,都会看到他很低调地捐出自己的一大笔钱,”布洛克斯汉姆先生说。

   公爵已经采取措施,以确保即使他的儿子和继承人“想做些出格或完全不同的事”,格罗夫纳集团也有专业的管理结构,足以保证其连续性。

   他希望在向下一代交接的时候,能感到自己做得“不太糟糕”。但公爵说,那将取决于讣告的作者。

杰拉尔德·卡文迪什·格罗夫纳早早继承格罗夫纳集团家业,他和家族在全球五大洲拥有大量土地和物业,资产净值130亿美元,被称为英国最富有的地主、最精明的房地产商之一

其家族信托在伦敦最昂贵的住宅区、紧靠白金汉宫的贝尔格莱维亚拥有190英亩土地,那里的房产物业售价超过1.5亿美元;在苏格兰拥有9.6万英亩土地;在西班牙拥有3.2万英亩土地;在英格兰其他地方也拥有数千英亩的土地。这些地产,有一部分从17世纪中期开始就在格罗夫纳家族名下,至今已有三百多年历史。

贵族传承十五代

杰拉尔德·卡文迪什·格罗夫纳本人,是第六代威斯敏斯特公爵,同时也是第八代威斯敏斯特侯爵、同时还是英国陆军少将,担任助理国防参谋长,掌管着一个可追溯到“征服者威廉”时代的家族。该家族得名于当时的狩猎长legrosveneur,拥有大贵族特权的全部装束,尽管它的座右铭是“重视德行而非出身”

格罗夫纳家族被封爵的历史,最早始于17世纪初詹姆士一世时期,家族成员成为国会议员和担任高级军官的历史将近四百年,其贵族身份连续传承十五代直到今天。

公爵有维护传统田园生活的渴望。他认真地担负社会责任,是100多家组织和慈善机构的总裁或赞助人。当他不在乡间时,会经常为他钟爱的英国地方自卫队服务。在过去30年中,他一路努力登上该组织的高层。他穿着镶有两星的将军制服,定期去巴尔干、阿富汗和伊拉克等全球热点地区检阅军队。

公爵毕业于哈罗公学,而他开始商业生涯,则要归因于第二代威斯敏斯特公爵本德尔的精明税务规划。公爵15岁时就被指定为整个家族遗产的继承人,在更多了解了历史之后,他强烈意识到本家族与近现代历史的关系,“我们有一种非常强烈的生存本能,我们受到历届英国政府的纠缠,在此之前,克伦威尔护国公也曾想整我们。我们还能保住脑袋是一大幸事。”

1170330150804

哈罗公学 – 英国历史悠久的著名公学之一

杰拉尔德·卡文迪什·格罗夫纳保有家族财产并使之升值之道,也是一个土砖变金砖的过程。“我有个老式观点,就是专注于自认为有所了解的事情,而不会突然转向其它领域。”格罗夫纳集团的总部位于伦敦梅费尔区中心的格罗夫纳街。在该集团日益全球化的房地产投资组合中,梅费尔区和贝尔塔莱维亚区仍是两大瑰宝。据说,至少有500条道路、广场或建筑归属该家族名下。

延续家族尊贵的三条原则

在保持并发展家业方面,杰拉尔德·卡文迪什·格罗夫纳比大多数同时代的贵族更成功。他不仅带领家族成功地存活下来,还让家族继续着光荣和尊贵。

第一,把家族生意交给优秀的职业经理人。

杰拉尔德·卡文迪什·格罗夫纳没有把家族生意全部包揽下来,而是聘任出色的职业经理人,延续家族财富,公爵说过:“我很早就持有这个观点:即许多家族认为家族首脑在任何事情上都是世界上最杰出的专家,结果自取灭亡。”他也同意一个观点:对于任何家族企业的董事长来说,最重要的品质是选对人并让他们继续推进事业。“如果你坚决这么做,其它问题就会迎刃而解。”他把日常业务运作交给以杰瑞米·纽瑟姆为首的一些职业经理人,杰瑞米·纽瑟姆是格罗夫纳集团30多年来的第二任首席执行官。此外,他还招募了好几名重量级非执行董事加入格罗夫纳的董事会,如英国面行行长艾迪·乔治爵士、前摩根士丹利亚洲区**文礼信。

第二,公司实行业务多元化。

格罗夫纳集团之所以欣欣向荣,一个重要原因是公司实行业务多元化,比如,集团把47%的资产投资于英国和爱尔兰以外,并越来越多地成为第三方管理物业,公司管理的资产是其自有物业资产规模的近两倍。这既扩大了公司业务,又在一定程度上规避了经营风险

第三,目光长远塑造公司品牌。

格罗夫纳之所以能获得长期成功,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它比其他上市地产公司有更长远的眼光,并愿意参与和当地政府达成的长期合作项目。在发展中,集团形成了市区开发的专长,拥有广泛的品牌效应,这成为公司的一种优良资产,对集团的品牌,公爵说:“它代表着稳定、诚实和卓越,它们是非常重要的成分,我们非常重视这些品质,我想拥有一家受人尊敬的企业,不仅是在市场上,而且在市场以外。”这让格罗夫纳集团获得了长期成功。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蓝血人网 » 威斯敏斯特公爵:什么让我成为英国首富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