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客的强权(程序员们已经不再单纯)

20170421141412

1、背景

这两天人们发现,在苹果IOS系统上,对公众号不能够赞赏了。一直以来,苹果对于自己生态上,可能造成威胁或者形成可能竞争的产品,会进行极大的限制,甚至直接下架。因为苹果要垄断IOS上所有应用分发,并且要垄断IOS生态上的支付渠道以此获得收入。尽管限制或者下架会对用户体验可能造成极大损害,一直声称用户体验至上的苹果,在这种时候,毫不在乎。

国内比较典型的案例有,3Q大战等等。当然,这已经不是人们第一次发现,由很多极客组成的全球最为领先的一些科技公司,跟传统公司类似,一旦形成市场的垄断,会毫不在乎的使用这种权力,形成凌驾于人们意愿上的强权。

下面讲讲什么是极客,什么是强权。

2、极客

“极客”一词,来自于美国俚语“geek”的音译,一般理解为性格古怪的人。在PC革命初期,Geek开始衍生为一般人对电脑黑客的贬称,他们具有极高的技术能力,对计算机与网络的痴迷有时会达到不正常的状态。他们大智若愚而富有科学精神,对一切常识的东西天然反感;他们天生热爱探索和创造,对于跟随和人云亦云深恶痛绝;他们特立独行,从不自我设置禁区;他们信仰自由,对于人为的限制极其不屑并热衷于挑战权威;在工作中他们推崇化繁为简,相信设计的力量并追求产品美学……

在国外,Geek伴随着电脑和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呈现出与科技高度结合的特征,这些Geek一般是受过教育的、知识丰富的小群体。因为这种技术Geek的风行,在上个世纪的最后二、三十年中,许多与电脑和互联网相关的技术或商业传奇都刻下了Geek的烙印,比如微软的Bill Gates、比如Linux之父Linus Torvalds等等。如今,随着互联网的日益普及,那些一直被视为怪异者的边缘人物,突然被历史之手推向舞台的中央,转变成为社会主流。Geek们自己却对“局外人”身份感到骄傲,像宗教一样强烈信仰科技的力量。

当技术与商业开始紧密融合,极客便开始出现不同以往的形态。新一代的极客们和那些原教旨主义的黑客们开始有了区别:他们生长在并不那么边缘化的成长环境,他们受着更多的商业熏陶,比起单打独斗,他们更擅长整合资源;比起前辈们的偏执,他们会寻找更加务实的解决办法。但是他们也继承了传统极客身上最重要的基因——改变世界的使命感和对科技力量的绝对信仰。

在商业上取得巨大成功的极客代表们有:史蒂夫.乔布斯,比尔·盖茨,马克·扎克伯格,拉里·佩奇等等,他们代表了极客的全球性的经济和文化力量,并获得了金钱、影响力和声望。

3、强权

强权为各个国家掌握权势的人物掌握,这些人物要么掌握了政府机构的权力,要么掌握了核心的稀缺资源(如制造业,金融业,不动产,矿山,油田等自然资源)形成经济统治力。

政治权势,经常是可以家族传承,如日本,印度,韩国,英国,美国等国家的议员,很多都是代代相传,爷爷是议员,爸爸是议员,那么孩子也很大机会成为议员,小布什总统的爸爸老布什是总统,韩国总统朴槿惠的爸爸也是韩国总统,内部政局长期稳定的国家,阶级往往不断固化。最近播放的很火的电视剧《人民的名义》我们也可以看到,大多数官员,都是出于官员世家,只有少数几个是农民家的孩子出身,而且农民出身的官员,做事往往底气不足,怕这怕那。

商业上的大家族掌握的是一个国家行业的商业链条或者自然、不动产资源。在美国有洛克菲勒家族等,印度有塔塔家族跟安巴尼家族,英国的威斯敏斯特公爵家族等。这些商业大家族们掌握了巨大的财富,通过这些财富,他们可以直接影响到民生,这些财富也成为他们进入国家机构的敲门砖,比如竞选议员,或者支持议员竞选获取政治支持等等。

政治或者工商业上的权势人物,往往通过在政府的行政,立法,执法机构任职,给整个国家制定规则,制定的时候对于捍卫本集团的利益,会不会有倾向性,这个大家可以自己去思考。

4、强权即公理

柏拉图在《理想国》里面,通过苏格拉底在与色拉叙马霍斯,克勒托丰的辩论提出:强权即公理。

色拉叙马霍斯提出自己关于正义的观点。他的观点是:

正义就是强者当时以为的利益。

这个观点大约近于“强权即公理”或“成者为王败者寇”。想一想中国的历史与现实,就知道这种观点的市场有多大。

苏格拉底试图先对这个观点的确切含义进行界定。他问:浦吕达马斯是运动员,比我们大伙儿都强壮,你说的强者是这种强者吗?

这里追问的是:什么是强者?即对正义主体的性质提出了追问。色拉叙马霍斯回应说:

所谓正义就是当时政府的利益。

他的意思是说强者就是统治者。

但苏格拉底问道:既然统治者也免不了犯错误,如果他们制定了对自身不利的法律,那不就意味着要求弱者去做对强者不利的事情吗?

因为从现实角度讲,统治者确实可能犯错,从而有可能制定出对自己利益有损的法律,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在这种情况下,正义就不能说是“强者的利益”,而有可能走向反面,成为“强者的损害”了。而按色拉叙马霍斯的逻辑,让老百姓遵守这些制度就是正义。

这里色拉叙马霍斯对自己的说法作了修正,把定义修改为:

正义就是强者当时自认为的利益。

克勒托丰也在旁边说:

所谓强者的利益,是强者自认为对己有利的事,也是弱者非干不可的事。这才是色拉叙马霍斯对正义下的定义。(《理想国》P21,340B)。

5、当极客成为了强权

在21世纪的今天,随着微软,谷歌,苹果,FaceBook,阿里巴巴,腾讯,百度等公司的崛起,掌握信息时代科技力量的极客们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权势。这种权势跟以往的权势有所不同,他们不是掌握了国家法律的制定权力,也不是掌握了自然资源,而是掌握了信息时代的核心技术或者技术平台。这些由技术极客们组成的商业公司,不再是单纯的追求改变世界或者偏执的信仰科技,而是从商业利益出发,制定捍卫自身商业利益的规则。如果商业利益与用户的体验形成矛盾,他们跟传统商业公司表现没什么两样,首选商业利益。

一开始的很多信息技术科技公司的领先技术是由极客们推动,极客们破除了很多传统公司的行业规则,也带来了生产力的极大提高。在极客开始形成抱团,并形成商业公司之后,领先的科技力开始转变成市场垄断力,这个时候,极客们貌似变得跟传统的垄断者没有区别。由极客们组成的商业公司,已经不再如以前一般充满改变世界的理想,在商业利益面前,他们对市场权力运用自如。在形成信息时代的强权之后,他们认为自己的所作所为就是公理。前阵子美国总统选举就可以看到,科技公司绝大多数支持希拉里并且反对特朗普,而美国百姓们选出来的却是特朗普大幅度胜出。科技公司们已经试图跟传统的社会力量一样形成自己的政治影响力。当面对市场新秀的竞争或者威胁,尽管这些对手可能为世界带来更好的产品体验,他们也会毫不留情的利用现有的市场优势或者规则进行打压,并且表示这是对所有人一视同仁,或者过度运用专利保护进行法律压制。做这些事情的时候,这些极客们已经成为了曾经的极客最讨厌并且想颠覆的强权巨头。

所以说,人其实很容易就站在了自己的对立面,成为自己讨厌的人。

6、启示

无论是传统的地主,工商业企业家,官僚阶层,还是代表了新生代力量的成名的科技公司企业家极客们。当获得了市场或者经济统治力,往往就会成为强权的一份子。成为强权后,就会按照自己的意愿去安排世界,影响或者制定规则。无论这个规则是否公允。当然,按照《理想国》里的说法,强权即真理,强者认为的公允,就是公允。理想主义者们,得势后都会变得务实。

本文评论君要说的其实是:不要太相信在野党,执政之后,原来在野党往往跟被颠覆的执政党没什么两样。

也就是说:好好对待女朋友,老婆,外面的可人儿啊,信不过,一旦在野党执政了,往往就是另一番景象,往往还会更为糟糕。

长按以下二维码关注本公众号:

20170421141438

微信号:经济评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蓝血人网 » 极客的强权(程序员们已经不再单纯)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