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血人】第二十三部:好友之死

方天猛地跃去,以出乎我意料之外的速度,握住了我的手,道:“卫斯理,等等,等一等!”

我冷笑道:“我等着干甚么?等你再发荒谬的怪言么?我相信即使在土星人中,你也是个十分卑劣的家伙,或者你们土星人中,根本就没有好人,你记得么?你曾经谋杀过我,你再不让我走,我也卑劣一下,要公布你的身份了!”

方天喘着气,道:“你只管骂,但我只要你听我讲三句话,三句,只是三句。”

我冷笑一声,道:“好,说。”

方天道:“纳尔逊以为我们喝咖啡去了,是不是?”

我道:“是……一句了。”

方天道:“我们来到这里,他是不知道的。”

我道:“废话,他怎知你会改变主意,到这里来对我胡说八道?两句了。”

方天的胸口急速地起伏着,道:“所以,我料定他会接近火箭,……唉,他来了!”

我身子猛地一跃,来到了窗前,向前看去。

我果然看到了纳尔逊!

纳尔逊的精神看来十分好,绝没有需要休息的样子,他和我见过的一个高级安全人员在一起,向那枚土星火箭走去,他的手中,提着一个涨得发圆,大得异样的公事包。

我呆了一呆,方天已经颤声道:“你看到没有,他去了……他去了!”

我一个转身,双手按在方天的肩上,用力将他的身子摇了几下,道:“方天,你要知道,纳尔逊是国际警察部队的高级官员,是我最好的朋友,他在那保安官的陪同下去检查那枚火箭,是十分普通的事,我不许你再胡言乱语!”

方天的面色成了靛青色,他连忙道:“卫斯理,你看看清楚,他手中所提的是甚么?”

方天的这一问,我不禁答不上来。

我自从认识纳尔逊以来,从也未曾见到他提过甚么公事包,而且这只公事包,涨得几乎成了球形,看来还十分惹眼。

但是,我仍然不相信方天的话,我一瞪眼,道:“那只不过是一只公事包吧了!”

方天却几乎是尖声地叫了出来,道:“不错,他手中所提的是一只公事包,然而我敢以性命打赌,公事包中一定是那具导航仪!”

我右手握拳,又已扬了起来。

但是,当我的拳头,将要击中方天的下颔之际,我又回头向窗外看了一眼,纳尔逊先生和那个高级保安人员还在走着,他手中的那只公事包中,的确是放得下那具导航仪的,而且,根据外形和大小来看,也十分吻合。

我看了一眼,顾不得再打方天。

要揭开这个疑团,实在是十分简单的事情,我只消赶上去,看看那公事包中是甚么东西就行了,何必在这里多费疑猜?

我一个转身,便向门外走去。

但是方天却急叫道:“你……你到哪里去!”

我狠狠地回答他,道:“我去看看,那公事包中,是不是放着你所说的那具导航仪?”方天急道:“那怎么行?”

我反问道:“为甚么不行呢!”

方天道:“你一去,它一知事情败露,便又走了。”

我一时之间,想不起来,问道:“谁走了?”

方天叹了一口气,道:“『获壳依毒间』……无形飞魔!你一向前去,它定离开纳尔逊的身子。卫斯理,你要想想,这里乃是世界上两大强国之一的太空探索和飞弹的基地,如果『获壳依毒间』进入了一个首脑人物的脑子之中……”

方天讲到这里,我也不禁面上变色!

的确,如果“获壳依毒间”进入了一个可以控制按钮的高级人员脑中的话,那么,只要有一枚红色的按钮被按动,有一枚长程飞弹向另一个敌对的大国国土飞去,第三次世界大战立即引发,而世界末日,也就来临了!

我觉得我的手心在出汗,呆了一呆,道:“那么,照你的意思,该怎么办?”

我问出了这一句话之后,才想起我这样一问,无异是承认了方天所说的话,但是我却又根本不信无形飞魔确已侵入纳尔逊的脑子,而我最好的朋友,这时虽在走着,却已经死了,这是我绝不能相信的事!

方天道:“如今,『获壳依毒间』还不知我们已经发现了它的寄生体,我们可以设法将他引进充满阳电子的房间中去。”

我立即道:“这是绝行不通的,你设置那间充满阳电子的房间之际,纳尔逊也知道的,照你的说法,无形飞魔早已侵入了他的脑中,你怎能再引他进那间房间去?”

方天喘了几口道:“在那枚火箭之上,我设计了一个太空飞行舱,那具导航仪,必须装置在那个太空舱中,纳尔逊此际,一定是到那个太空舱去的,而我在那太空舱中,也作了布置……”

他请到这里,我已经怒吼道:“你事前竟不和我商量这一点么?”

方天道:“我那样准备,只不过是以防万一,并不准备使用的,怎知如今情形起了变化,我非要用到它不可了。我在那太空舱中,布下了不少高压的不良导体电线,只要一通电,便能产生大量的阳电子,使得『获壳依毒间』的电波组成,遭到彻底的破坏,从此便不复存在这世界上!”我默不出声,方天又道:“通电的远程控制,就在这里!”他伸手一指,指向他办公桌上的一个绿色钮掣。

我忙道:“那么,纳尔逊先生不是也要死了么?”

方天道:“卫斯理,他早已死了!”

我猛地一击桌道:“胡说,他是甚么时候死的?”

方天的语言镇定,显然他对他的想法有信心,道:“我是想我们在东京的时候,当我们正忙于检查木村信的遗物之际,无形飞魔侵入了纳尔逊的体内,将他当作了寄生体!”

我拚命地摇着头,想要对这件事生出一个清楚的概念来,这个概念是十分难以成立的,试想想,要我相信和我一起飞到这个基地来,到了基地之后的几天中又寸步不离的纳尔逊,实则上早是一个死人!

方天见我不出声,他转过身去,在墙角的一具电视机上,按动了几个钮掣,电视的萤光屏上,出现了那枚火箭的近镜,纳尔逊和那高级保安官正在钢制的架上,向上攀着。看情形,纳尔逊先生确是想进入那火箭的内部。

方天又按动了一个钮掣,电视的画面变换着,最后,出现了一个很小的空间,那地方有一个座位,恰好可以坐下一个人,而其余的地方,则全是各种各样的仪表。

不久,就看到纳尔逊走了进来,打开他那只又大又圆的皮包,双手捧着一件东西出来。

那东西,我曾在照片上详细地研究过,但是却始终未曾见过实物。这时,我仍未见到实物,但是在清晰的电视萤幕上,我却可以千真万确地肯定,这正是井上家族的祖传珍物“天外来物”,也是土星人智慧的结晶,太阳系航行导向仪!

我的呼吸急促了起来,方天道:“你看到了没有,你看到了没有?”

我的声音微微发抖,道:“这……或许是他找到了导向仪,要你有一个意外的惊喜之故。”

我虽然这样道,但是我的话,连我自己听来,也是软弱而毫无说服力的!

方天道:“你看他的动作。”

我双眼定在电视画面上,几乎连一眨也不曾眨过,我看到纳尔逊以极其熟练的手法,在那具导航仪的后部,旋开了一块板,伸手从那个圆洞之中,抽出十七八股线头来。

那些线头,在我看来,根本不知是甚么用处的,但纳尔逊却一根一根地驳接起来。

方天吸了一口气,道:“整个地球,只有我一个人,能驳接那些线头,除了我之外,便是『获壳依毒间』。”

我感到一阵昏眩,连坐都几乎不稳!

我一生之中,经过不少打击,但是却没有打击是那样厉害的!

我的最好朋友,我的冒险生活的最好合作者,竟……竟……已不再是他自己,竟成了来自土星,莫名其妙的一个强烈脑电波的寄生体!

我紧紧地握着双拳,身子不断地发着抖。

方天叫道:“按!快按那钮掣,如今是最好的时机!快!”

我双手发着抖,那绿色的钮掣就在我的面前,但是我却没有力量去按它。

因为我知道一按下去,会有甚么结果。

我只要一按下去,太空舱中,便立即产生出大量的阳电子,纳尔逊立即要死了!

虽然根据方天的说法,纳尔逊是早就死了,被消灭的只不过是“获壳依毒间”,但我是地球人,我不是土星人,我实是没有办法接受这一点!

方天见我不动,欠过身,一伸手,便向那绿色的钮掣按去。

在方天的手还没有碰到那只绿色按钮之际,我陡地一挥手,将他的手打了开去!

方天的面色发蓝,道:“卫斯理,你做甚么?”

我也不明白我是在作甚么,我已经相信了方天的话了,但是我不但自己不去按那只绿色的钮掣,而且不给方天去按!

因为我知道,这一下按下去,纳尔逊一定有死无生!

虽然方天已经不止一次地告诉过我,纳尔逊已经死了,但是,在电视的萤光屏上,我却还清楚地看到纳尔逊正在忙碌地工作着!

方天叫了一声,又要去按那绿色的按钮,但是他第二次伸手,又给我挡了开去。

方天的面色变得更蓝,他突然大叫了一声,挥拳向我击了过来!

我绝未想到方天会向我挥拳击来的!

而且,这时我的思想,正陷于极度的混乱之中,呆若木鸡地站着,只知那只绿色的按钮,不让方天向下按去。

所以,当方天一拳击向我的胸口之际,我竟来不及躲避,而方天的那拳。力道也真不弱,打得我一个踉跄,向后退去。

就在我向后退出的那一瞬间,方天疾伸手,又向那绿色的按钮之上,按了下去,我大声叫道:“别动!”我一面叫,一面猛地向前扑去!

然而,按动那只绿色的按钮,对方天来说,只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

我向前扑去的势子虽快,但是当我将方天的身子撞中,撞得他仰天跌之际,他早已将那只按钮,用力按了下去!

我僵住在桌前,方天则挣扎着爬了起来,指着电视机怪叫。

他叫的是我所听不懂的土星话,我尽量使自己定下神来,向电视画面望去。

只见纳尔逊突然停止了工作,面上出现了一种我从来也未曾见过的惊惶神色。而太空舱的门,这时也已紧紧地闭上了!

在那一刹间,我知道,我最怕发生的事,终于发生了!本来,我虽然已知纳尔逊成了“无形飞魔”的寄生体,但是我的潜意识,却还在希望着奇迹的出现,希望方天只不过是在胡说!

但这时候,我这最后一点的希望也覆灭了!

事实竟如此的残酷!

我看到纳尔逊站了起来,而且惊惶的神色,越来越甚,方天按动了电视上的一个掣后,我听到了纳尔逊所发出的喘息之声。

方天对着一具传话器,讲了几句话,突然,在电视的传音设备上,传出了纳尔逊的声音。

但是,纳尔逊所说的,却绝不是地球上的语言,而是土星话!

“获壳依毒间通过寄生体的发声系统而说话”……方天的话实现了!

我不去理会他们之间在说些甚么,我只觉得自己的双腿发软!

我失去了最好的朋友,而且是在这样的情形下失去的!

尽避我自信比普通人要坚强得多,但是我仍然难以忍受这样的打击,我几乎是跌倒在椅上,视线仍未曾离开电视机。

电视银幕之上的纳尔逊,这时恰如被禁锢在一只笼子之中的野兽一样,在那狭小的太空舱中,左冲右突。同时,从电视传声系统中传出来的,已是地球上的语言,那是我听得十分熟悉的纳尔逊的声音,叫道:“卫斯理,快制止方天的疯狂行动,这是甚么?这算是甚么?这简直是谋杀!”

我整个人跳了起来,大声道:“快,快停止电源!”方天忙道:“不能,这时的他,已经不再是……”我明白方天的意思,可是看到纳尔逊的情形,我忍不住喘气。就在这时,一个高级安全官,冲了进来,高叫了有意外。

我连忙问道:“甚么意外?”

那高级安全官道:“他坚持要突然进入那秘密设置的太空舱之中……”

他才请到这里,便突然住口,望着我的身后。

我回头看去,只见方天也已经奔到我的身后,他面色发青,道:“关于那太空舱的事,我自然会向太空发展委员会解释的!”

那高级安全官知道方天在这个基地上的地位十分高,方天虽然受调查,但是到目前为止,却还没有发现他有过任何破坏的活动,他有的只是卓越的贡献。

所以,那高级安全官一听得方天那样说法,连忙道:“可是纳尔逊先生进去了之后不久,太空舱的门,突然自动关闭,我听得他高叫『这简直是谋杀』!”

这时,不但医疗人员已冲到那枚巨大的火箭的附近,连技术人员也来了。

我、方天和那个高级安全官也一起向那枚火箭奔去,奔到了火箭脚下,电流已经断去,我们无法乘升降机上去,只得在钢架之上,向上攀上去。

跟在我们后面的,还有四个医疗人员,他攀爬了八十多级钢梯之后,我们便已经置身在那枚火箭之中了。在火箭中,人像是小动物一样,因为火箭实在太庞大了,许许多多的仪器,全部经过最精密的包里,因之一进火箭,便有一道如同传递带也似的东西。我们在那条带上小心地走着,到了那块钢板上,面前是一扇微微打开的门,那就是太空舱的门!

我越过了那高级安全官,打开了门。

我看到了纳尔逊!

和我在电视中看到的情形一样,纳尔逊正躺在那张椅子上,在他的面前的地上,就是那具太阳系飞行导航仪。

那导航仪中的电线,已经有七八股,和太空舱上的电线,接在一起了,但还有七八股,未曾接上。

太空舱十分狭小,只能容下一个人,纳尔逊先生既然已先在了,连我也只能挤进半个身子去,其余人更不能进来了。

那几个医疗人员在我身后叫道:“快让开,让我们先推去。”

我伸手抓住了纳尔逊先生的手腕,他的脉息已经停止了,而且手腕也已冰凉。

他死了,真正地死了。

我缩出了身子来,道:“用不着你们了,他已经死了!”

那高级安全官吃了一惊,道:“死了?这是谋杀!”方天沉声道:“阁下不要乱下判断,要经过检查,才能有断论!”

那高级安全官不再出声,退了开去,出了火箭,方天拉了拉我,道:“走吧,没有你的事了!”

我沉声道:“有我的事,我最好的朋友死了,我怎能没有事?”

方天低声道:“你不要忘记,他是死在地球人绝对无法防止的『获壳依毒间』之手,而且,我们已代他报了仇!”

我摇了摇头,道:“不,你尽你的法子去善后吧,我还要陪着他的尸体!”

我一面说,一面又钻了进去,将纳尔逊的尸体,拉了出来。

在拉出纳尔逊的尸体之际,我的眼泪像泉水一样地涌了出来,落在纳尔逊有些凌乱,有些花白的头发上。

我失去了一个如此的朋友!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蓝血人网 » 【蓝血人】第二十三部:好友之死

1 2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