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要旗帜鲜明地反对“人民无辜论”?

曹丰泽
清华大学

123123img

每次提到二战历史,尤其是讲到旧日本为世界带来的灾难时,总有相当一部分人会强调,“日本人民也是日本军国主义的受害者,一切罪责都应当算到一小股日本军国主义分子的头上”。

作为一种官方的宣传口径,这种论调是可以容忍的,甚至值得鼓励的。毕竟历史已经过去,中日两国都要以发展为纲,向前看,不宜长期保持仇恨,进而两败俱伤。但作为个体的我们必须要对历史有清醒的认识,意识到这种论调除了政治上正确,其它方面都是完全错误的。它既是歪曲历史事实,更不利于各国人民主动承担国家责任——无论是历史的,还是现实的。在实际操作层面,人民无辜论的大行其道,甚至更有可能诱使新悲剧的发生。

在历史事实上,人民无辜论强调,日本人民懵懂无知,受帝国主义分子蛊惑洗脑,被日本帝国主义操纵实施侵略。在这个过程中,日本人民毫无利益,只是单纯的受害方。同理还适用于被希特勒蛊惑的德国人民。

然而,这种论调是完全错误的。所谓的日本底层人民的悲惨遭遇,完全是被放在了现代视角下。事实上,从明治维新开始,日本吞并琉球、甲午海战、日俄战争、扶植伪满洲国乃至全面侵华,其中的每一步,对日本上下各个阶层都是以利为主的。日本是一个资源匮乏的岛国,在工业化的起步阶段就落在了西方国家的后面。如果单凭公平贸易,不搞对外侵略,那么日本不仅修不出一条铁路、建不起一座工厂,反而还会被西方国家殖民。又由于日本的地形崎岖,平原稀少,在没有化肥的条件下必定连基本的民生问题都无法解决,人口只能发生残酷的内卷。这是一个简单的除法问题,即使日本采用最为公平的分配制度,其资源总量也不够其人口进行e维持生存的分配。在不开化的状态下,经过迅速的人口增长,最终还是会掉进马尔萨斯的人口陷阱中。

正是日本一系列的侵略战争,为日本积累了大量的可供其工业化的资本。用这些带血的资本,日本建立了它的工业体系,在全国修建了铁路网。它有了近代化的医院、化肥厂、小学以及一切其它东亚国家没有的近代化产品。即使是一个日本最底层的“炮灰”士兵,过得也比任何一个其它东亚国家的平民更好。他穿的衣服,吃的米,坐的火车,生病吃的磺胺片——诚然,他用不起大人物们用的手术室,但相比起他父亲年轻时,他已经大大地获益了——无不来源于侵略。至于满洲国建立后,日本“拓荒团”来到中国东北。在大肆屠杀了中国百姓后,他们抢夺了东北肥沃的土地。原本在日本群马县穷山沟里连饭都吃不起的日本农民拥有了东亚最肥沃的土地,而这一切都是侵略换来的。没有侵略,他们永无机会踏上这片土地,更不可能吃上大米——别忘了,这些大米一部分是他们用抢来的土地种的,而更大的一部分则是“满洲人”种完,又被掠夺来的。

人民或许短视,但人民从来不傻。日本人民也是如此。正因为他们上上下下都从侵略战争中获得了实实在在的福利——吃进肚子里的、穿在身上的,揣进兜里的福利,他们才会发自内心地拥护侵略战争、发自内心地为日军攻克汉口而摇旗呐喊。如果没有这些实实在在的福利,日本人是不可能仅凭几句煽动就拥护这个时刻都可能让他们上战场送命的帝国主义的。

至于日本人民普遍性地开始尝到侵略战争的苦果,已经是1942年甚至1944年以后的事情了。然而,在短暂的、与其得到的远远不成比例的痛苦之后,从1946年开始,战后恢复的日本仍然在继续享受前辈们侵略战争为他们带来的带血的福利。八十年来积累的基础设施、科学技术、受教育人口并没有被完全破坏,他们使得战后的日本以一个极快的速度复苏并迅速成长为世界一极。这是其它任何一个东亚国家都绝对没有的福利。

我写了这么多,并不是为了煽动国家仇恨。我只是强调,这种将“日本人民”和“帝国主义分子”一刀切的方式是严重违反史实的。并且,这样“人民无罪论”的宣传也并不利于日本的战后反省和世界各国面对高烈度战争冲突的克制。原因在于,对于本国的国民来说,帝国主义无论是炮弹还是蜜枣,都必定是裹着糖衣的。如果我们继续相信这种“人民无罪论”,无异于允许了日本人民一边闭眼舔着糖衣,一边推卸自己的责任。只有真真切切地告诉他们,你吃的糖衣其实都是你邻国的血——有的是现在的血,有的是一百年前的血,他们才能意识到,自己安心享受糖衣的行为本身也是犯罪。也正是只有这样,他们才能意识到,帝国主义带来的甜蜜是真实的,所以每一个国家的国民在不付出任何代价的前提下都会疯狂地迷恋上帝国主义,直到最后帝国主义和帝国主义碰在一起,悲剧发生。

对“人民无罪论”的批判绝不仅仅适用于日本人民,更不仅仅适用于历史。它具有普遍的现实意义。只有人民清醒地意识到帝国主义是甜的,人民才会想到,甜的东西很可能是帝国主义。吃糖的自己对这个国家肩负有责任,尤其是战败的责任。人必然都爱吃糖,在糖衣舔干净之前,人民也必然都爱帝国主义。只有最广大的意识到了这一点,潜在的帝国主义和帝国主义之间才能达到真正的平衡与克制——一种真正心灵相通的平衡与克制。而那种通过简单的推卸责任、甚至帮对方的人民推卸责任的做法来维持的和平,或许在短时间内有效;但在长时间内,所谓的情怀与爱必然会被对糖的渴望所淹没,而那时的悲剧可就不再是区区两枚几万吨的小核弹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蓝血人网 » 为什么要旗帜鲜明地反对“人民无辜论”?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