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药业大亨:爱冒险的迪利普 桑哈维

59岁的印度富豪迪利普·桑哈维(Dilip Shanghvi)住在孟买郊区。周末时,他喜欢开车到住所附近的多厅影院,去看最新的好莱坞动作片,就像普通人那样。但他不是普通人。这位讲话斯文、戴着眼镜的太阳药业(Sun Pharmaceutical Industries;市值270亿美元)创始人承认:“最近感觉有点烦。”他不想引起公众关注,但无论他走到哪里,都会被认出来。他说,近期与家人的一次短途旅游就是去看《敢死队3》(The Expendables 3)。这是他特别喜欢的那种电影。

这位制药大亨对冒险的爱好在太阳药业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该公司营收为26亿美元,拥有25家工厂,遍布四大洲,是印度市值最高的药企,跻身全球五大仿制药生产商行列。在过去十年里,太阳药业的销售额以每年33%的速度飞快增长,收购是其主要的增长推动力,尤其是在美国——它现在已是美国最大的印度仿制药生产商。

2014年4月份时,桑哈维在印度国内引发了轰动:他签署了一项总值40亿美元的协议,以全股票方式从日本第一三共株式会社(Daiichi Sankyo)手中收购了作为竞争对手的上市公司兰伯西制药(Ranbaxy Laboratories)。去年12月份,印度反垄断监管机构批准了这宗收购,这让合并后的公司能够在接下来的六个月里独家销售七种药物。

1325SMQ069

这一切推高了太阳药业的股价,令其在过去一年里的涨幅达到44%,而同期印度股市的整体涨幅为30%。桑哈维随之成为印度第二大富豪,仅次于信实工业集团(Reliance Industries)的穆克什·安巴尼(Mukesh Ambani)。凭借价值177亿美元的净资产,桑哈维在近期超越了钢铁大亨拉克希米·米塔尔(Lakshmi Mittal),令后者在2014年10月份《福布斯》亚洲版发布的印度富豪排行榜上头一回跌落到第3位。

但对于投资者而言,桑哈维的真正成就是太阳药业45%的税息折旧及摊销前利润率,这个数字远远高于竞争对手平均在20%上下的水平。这也就难怪太阳药业的市值相当于该公司营收的近10倍,而它的同行们仅有4至6倍。目前太阳药业坐拥13亿美元现金储备,因而仍有进行更多收购的可能。

桑哈维现在忙得不可开交。他承认,太阳药业的强劲势头带给他的不只是被迫放弃低调的生活。他不仅必须与过去道别,还必须下放决策权。他坦诚道,他现在的很多时间都用来为快速扩张的太阳药业建立“一套妥善适当的架构”。

就在四年以前,太阳药业还是由一支紧凑的团队进行管理,成员包括桑哈维的连襟苏迪尔·瓦利亚(Sudhir Valia)。与事必躬亲的大多数印度企业家一样,桑哈维也事事亲力亲为。“以前高管团队里的每个人都说古吉拉特语。”曾负责销售及市场营销的现任印度分公司首席执行官阿布伊·甘地(Abhay Gandhi)回忆道。他开玩笑说,桑哈维之所以聘请他,原因可能是认为他也是古吉拉特人,但实际上他不是。

但那之后,桑哈维变得不那么狭隘,在2010年时聘请了来自印度南部的药业老将——葛兰素史克(GlaxoSmithKline)前高管卡尔·森德拉姆(Kal Sundaram)担任首席执行官。随后他又聘请了其他几位高管。森德拉姆现在管理着在美国上市的太阳药业子公司塔罗制药(Taro Pharmaceuticals)。他说:“桑哈维正在习惯于学会放手,但结果常常是进三步退一步!”

2012年,桑哈维向前迈出了一大步,辞任太阳药业董事长(但仍保留着董事总经理的职务),这令所有人都大吃一惊。他把这一职务交给了仿制药巨头梯瓦制药(Teva Pharmaceuticals)的前任首席执行官伊斯雷尔·马科夫(Israel Makov)。“马科夫具有全局观和战略眼光,而我更熟悉制药行业的具体事务。我们的能力彼此互补。”桑哈维解释说。

分析师们表示,马科夫拥有宽广的人脉和对制药业的全球视野,正是他领导了与第一三共株式会社协商收购兰伯西制药的谈判工作。

诺华(Novartis)印度分公司的董事总经理兰吉特·沙哈尼(Ranjit Shahani)把桑哈维对马科夫的任命称为“妙举”,并认为马科夫将在未来率领太阳药业完成更多目标远大的收购。马科夫说,他认为太阳药业的最大挑战是“处理复杂性的能力。为此,我们正在不断地培训提升管理人员,并使公司系统变得更加透明”。

1325FDWN3S

虽然桑哈维仍是公司的董事总经理,但他已经开始把太阳药业的日常事务交给由十多位高管组成的核心团队打理,具体成员包括森德拉姆和甘地等地区负责人。例如,桑哈维不再像以前那样参加每一次的新产品会议(太阳药业每年都推出25到30种新产品)。首席财务官乌代·巴尔多塔(Uday Baldota)说,现在他听到“你能完成这个吗?”的次数要多得多,而以前他的老板会亲自解决那些问题。

在很小的时候,桑哈维就对医药产生了兴趣。他是加尔各答一位药品分销商的儿子,非常渴望读懂其家族企业各种分销药物的说明书。从加尔各答大学(University of Calcutta)获得商科学士学位后,他在27岁时搬到了孟买生活。

1983年,靠着从父亲那里借来的160美元,他创建了太阳药业,当时印度的制药市场仍在跨国公司的把持之下。太阳药业从五种仿制药起步,其中包括该公司至今仍然在产的精神病类药物碳酸锂(Lithosun)。不久后,公司旗下的第一家工厂在古吉拉特邦西部拔地而起,从此便一发不可收拾。

在二十年的时间里,太阳药业迅速壮大,但这主要要归功于它对自身早期成功的复制。桑哈维设立了专注疗法的部门(也就是专心研究某一特定疾病的业务部门,比如心血管病和眼部疾病),因而可以将销售的目标群体设定为特定领域的医生。随着太阳药业逐渐扩大与医生界的关系网并开始推出新药,公司的销售额也开始节节攀升。

桑哈维一门心思地专注于慢性病仿制药,尽管那时此类药物只占到印度市场总额的10%。这种逆流而上的专注带来了回报。在城市化水平迅速提高的印度,因生活方式而导致的疾病不断增多,慢性病药物在印度年均120亿美元的药品销售额中已经占到近四分之一的比例。在这一市场中,太阳药业所具备的优势便是旗下品类总数约达500种之多的药物(甘地说,兰伯西制药的抗生素类药物产品组合填补了太阳药业产品组合的空白)。

就在太阳药业在印度市场的发展脚步开始加快的同时,桑哈维也没有放过美国市场。他先是从出口做起,后来又加大手笔,在1997年收购了总部位于美国底特律的仿制药制造商卡拉科制药(Caraco Pharma)。他花了大约十年时间才让这家公司扭亏为盈,但依然遗留了一些合规问题。2008年,该工厂与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FDA)发生冲突,于是他不得不关闭这家工厂,努力解决掉这些遗留问题(之后他对卡拉科制药实施了私有化退市)。

但这次挫折并没有吓倒他。桑哈维再次下注于纽交所上市公司塔罗制药,经过与该公司重要股东的三年苦战后,他终于在2010年获得了控股权。如今,在太阳药业总计达16亿美元的美国营收中,塔罗制药贡献了将近一半的份额。“他在应付收购后的整合问题的过程中,对国际业务的了解不断加深。”密切追踪太阳药业发展轨迹的瑞信(Credit Suisse)制药行业分析师阿鲁布哈维·阿加沃尔(Anubhav Aggarwal)说。

桑哈维没有假装自己无所不知。公司内部人士说,这位从不依靠外人的老板最近也开始接纳与咨询公司的合作。桑哈维曾聘用麦肯锡公司(McKinsey & Co.),就整合兰伯西制药的重要事项为太阳药业提供建议,尤其是员工方面的问题。

太阳药业和兰伯西制药共有2.9万名员工,虽然出现了裁员的传闻,但桑哈维已经表示,没有人会被解雇。

提起以前他对顾问的鄙视,桑哈维说:“如今犯下一次错误的代价要比以往高出许多。很多事情我们都是第一次做。如果已有其他人做过这些事情,那么最好还是直接汲取他们的经验教训,而不是让自己以身试错。”

其中的一项隐患,便是合并后的公司能否达到监管机构规定的质量标准,也就是制药行业所说的“合规问题”。兰伯西制药曾在2013年向美国当局支付了5亿美元的罚金,但在那之后,第一三共株式会社依然质量问题不断,一直未能善加解决。就在一年前,FDA决定禁止该公司设于印度旁遮普邦的工厂向美国出口药物。在此之前,该公司在中央邦和喜马偕尔邦的工厂也因为捏造数据而遭遇类似禁令。

近来,太阳药业也面临着一些监管方面的麻烦。去年3月份,FDA又针对该公司发出了一份类似的进口警告,禁止太阳药业在古吉拉特邦的一间工厂向美国出口药物,此事致使太阳药业的声誉受损。去年9月份,FDA突然对太阳药业的另一家工厂展开调查,随后又向该公司发出了警告信。就在过去的一年里,该公司已经因为质量问题从美国召回了六种药物。

桑哈维指出,全球的监管标准都在改变,但印度企业尚未意识到这一点。“我们仍然处于需要迎头赶上的阶段。”他严肃地说。他希望对不合规行为建立零容忍机制。为此,太阳药业正在与多位顾问合作,让他们审查和评估所有的工厂和工艺。

有些分析师担心,解决兰伯西制药质量问题的努力可能会使太阳药业陷入雷区。但桑哈维很有信心。“我认为,问题更多地出在工艺方面。工厂本身没有问题。”他说。

并非所有人都这么乐观。股市分析师图尔西亚(SP Tulsian)说,在收购兰伯西制药的交易公布后,太阳药业的股价大幅上涨,这一点令人忧虑。“我感到不安。”图尔西亚说,“这看上去并不合理,除非兰伯西制药的业务能够得到显著改善。”

这类质疑没有给桑哈维带来困扰。创建太阳药业至今的这些年里,他总共展开了16次收购,其中有9次都取得了成功。“一家公司没有做好,未必意味着它不是一家好公司。”他说。

桑哈维一直在默不作声地培养着下一代。他有两名子女,分别是30岁的儿子奥洛克(Aalok)和25岁的女儿维迪(Vidhi),他们和他一起工作。毕业于沃顿商学院(Wharton)的维迪正在创建一家从事医用营养品开发的新公司,而她的父亲非常乐于支持她。“我想让他们体会到创业的艰辛。他们不能认为什么都是理所当然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蓝血人网 » 印度药业大亨:爱冒险的迪利普 桑哈维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