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大王洛克菲勒不为人知的发家史

自幼有生意头脑、爱记账

约翰·D·洛克非勒,1839年7月8日出生在美国纽约州一个名叫里奇菲尔德的小镇上。父亲威廉·艾弗里·洛克菲勒有一个不大的农场,但他不干农活,在外地做杂货买卖,做过木材生意。1848年,威廉(外号“大比尔”)因涉嫌强奸女佣人和与三个盗马贼有牵连而出逃在外,靠当“江湖郎中”行医骗钱为生。

小约翰自幼学习父亲的“生意经”。8岁那年,他偶然发现树林甲有个野火鸡窝,窝里有不少小火鸡,他等老火鸡离窝以后,把一窝小火鸡抱回自己的房间去喂养,到感恩节的时候,把它们卖掉,把赚回来的硬,行存在自己的瓷扑满里。

11岁那年,父亲逃亡出去了,家庭农场需要劳动力。约翰是长子,理所当然要为家里干农活。但是他把自己当作他父亲的雇工。在土豆田里干活,每小时按3角7分计价。他每干一天活就在自己的账本上记一笔,将来要同父亲结算。

不仅如此,他把自己积攒起来的50美元,放贷给了附近的农民,年利息、按7.5%计算。他心里有数,一年后可以拿3.75美元利自、。1853年,约翰15岁,由于父亲行医赚了一些钱,全家搬到俄亥俄州克利夫兰市郊区的斯杜比尔小镇。约翰则在克利夫兰市里上中学。1855年,他高中未毕业就离开了学校。他很明白:他没有可能上大学,不如早点找个职业。

约翰进人了克利夫兰的福尔索姆商业专科学校,读了一期四个月的会计与薄记培训班。然后在一家叫做休斯·泰勒的贸易商行找到了一份工作——当薄记员。上班的第一天是1855年9月26日。头三个月是试用期。他的具体工作是审查单据和存货,核对买进卖出的商品的每个项目,收取佣金。约翰兢兢业业,老板满意,便正式录取了他,而且补给他试用期的50美元薪酬。从1856年1月1日开始,年薪300美元。不久他遇到了一件事,从弗蒙特运来的一批大理石料质量有问题。约翰找承担运输的三家铁路、水路、汽车运输公司交涉,得到了赔偿,很受老板赏识。第二年起,他的年薪增加为500美元。

约翰爱上了簿记员的工作。每天面对着账目和一大堆数字,他并不感到枯燥,往往沉浸在工作中,主动加班加点。他认定,这是一门好职业。同老板在一起工作,不光可以熟悉会计业务,还可以学习怎样做生意,怎样赚钱。就在他工作的第二年5月,他大胆地做了第一笔投资—房地产。

那是依阿华州夫兰克林县西南部的一块土地。并且还向两位老板贷款1000美元,利息10%。

与此同时,他开始私下里自己当中间商,向父亲、母亲、弟弟借钱,收购猪肉、猪油再卖掉。这是1858年的一笔买卖记下的账:

付给父亲:27.24美元;

付给母亲:6.59美元,

付给弟弟:159.39美元

约翰从小养成习惯,他的全部收支,一笔不漏地计入账本。许多年以后,当他成了五个孙子的祖父的时候,他也要求他们记账。

1858年,两个老板之一退休,老板休威特十分器重约翰洛克菲勒,要他不光负责会计而且负责对外联络业务。

26岁跨进石油的大门

洛克菲勒离开了休威特和塔特尔商行之后,同莫里斯·克拉克合伙。克拉克和他一样,原先也是在经纪行中当伙计的。为了合作,每人要拿出2000美元作为投资。为此,他向父亲借贷了1000美元,年利率10%。这家名为克拉克与洛克菲勒的经纪行于1959年3月18日在克里夫兰开张,当时洛克菲勒19岁。

克拉克这样形容约翰:“他有条不紊到极点,留心细节。如果有一分钱该给我们,他要去取来;如果少付给客户一分钱,他要让他们拿走。”两人合作得很好,约翰当年分得的利润是2200美元,第二年得了6000美元。

就在1859年的8月,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的泰特斯维尔,埃德温·德雷克钻出了石油,美国乃至世界的石油工业诞生了。在宾夕法尼亚州(以下简称宾州),后来在其相邻几个州掀起了干石油的热潮。井架一个一个地支起来;油井一口一口流出了原油;地上一个又一个土油池;周围建起一座有一座炼油厂。

克利夫兰所在的俄亥俄州离宾州不远。搞油热潮的消息不胫而走,激发着克利夫兰许多人的心。商人们议论纷纷、他们公推年轻、精干的洛克菲勒到油区去调查一下看看是不是有好的商机。

1860年秋天,也即第一口井出油一年后,洛克菲勒驾着马车前去考察。他背若一支来复枪,跨过州的边界,趟着雨后的泥泞,顺着亚利加尼河向东去。首先来到石油城,他看见一辆辆马车,装载着一桶桶石油在路上行驶,他打起了算盘:一桶油的卖价是3.5角,而一桶油的马车运输费要3角——运距30多千米,运到铁路上去。约翰心里说:用马车拉不合理。这里有河,在河上用驳船运,运费会少得多。

然后他来到泰特斯维尔,这里原本是一个小村镇,而今己是繁华城镇。郊外井架林立,井架边上是破旧的小木屋。钻井设备非常简陋,是蒸汽机带动的顿钻。到处是土油池。

洛克菲勒在他的小本上记道:油井72座,日产1165桶(约159吨)。虽然,油井和产量还在增加,这里是无政府状态,谁也管不了谁。只要有几百元钱,租一小块土地,雇一台钻机,就成了找油商。

回到克利夫兰,洛克菲勒告诉人们,那里一片混乱,油价眼看着向下落。他说,稳键的商人不会去投资生产石油。炼油方面可能有利可图,但是也有风险。

克拉克有点跃跃欲试。约翰·洛克菲勒说,现在干石油为时尚早,大家在拼命挖油,挖出那么多油而不顾市场需要,行情肯定要下落。约翰承认,石油是很有市场潜力的,不过现在的行情不行,投资石油的时机未到。

果然,生产的无政府状态,造成了生产的盲目扩大,1860年产油约8.87万吨(约65万桶),1861年产油12.28万吨(约90万桶),1868年达到41万吨丈约(300万捅)。油价降到了每加仑0.22美元,然而不光宾州,相邻的俄亥俄州、西弗吉尼亚州也开始产油。

洛克菲勒在寻找商机,他又去考察了几次。

机会终于来了。美国南北战争爆发。密西西比河上的民用航运中断。经过克利夫兰兴建了铁路。纽约中央铁路、伊利铁路、宾州铁路这三大家铁路公司争相延长自己的铁路线。克利夫兰成了交通枢纽。

此时,一位从英国移民来的化学家萨姆·安德鲁斯找到了克拉克(他也是英国移民)。当时安德鲁斯在一家炼油厂当工程师,让发明了一种用硫酸处理石油生产优质灯用煤油的新工艺。他想办一家炼油厂,采用新工艺。他想让拉克出钱。克拉克犹豫不决,不料洛克菲勒倒很果断:干!克拉克与洛克菲勒商定投资4000美元,作为新炼油厂的一半资金。新公司取名安德鲁斯与克拉克公司。此时克利夫兰己有12家炼油企业。

新公司上马以后,资本不足。洛克菲勒就千方百计出去找贷款。他同克拉克的矛盾逐渐加大起来。克拉克谨小慎微,他看不惯洛克菲勒放账给客户太谨慎,却冒大风险出去借钱来扩大炼油厂。

合伙的第二年,克拉克决定同洛克菲勒分道扬镳。但是,炼油厂的资本是两人共有的。两个人中必须有一个人放弃经纪行,干石油,另一个则放弃石油,干经纪行。办法是在内部拍卖这部分炼油厂产权。

拍卖从500美元起价,两人互相竟价。克拉克最后报到7200美元,洛克菲勒报了72500美元,克拉克宣布放弃。于是,克拉克退出炼油公司,去干经纪行,洛克菲勒退出经纪行,干上了石油。这一年他26岁。

1865年,公司改名为洛克菲勒与安德鲁斯公司。当时的日产量达500捅(约25000吨/年)。安德鲁斯是技术上的专家,当然主管生产和技术,而洛克菲勒扬其所长,管理公司的经营,从油桶到储罐,从销售到运输,当然还负责资本运作。

当时的石油工业一片混乱。炼油工艺很简单,基本上都是简易生产的炼油厂。卖肉的、烤面包的、做蜡烛的都来搞炼油。而炼油的成品仅仅是灯用煤油(即火油),供人们照明。那时汽油没有用,是讨厌的副产品,只好扔弃掉。

原油生产情况更糟。1859年的原油每桶卖20来美元,1860年下降到每桶9.6美元,1861年跌到0.52美元,最低时一桶原油只卖1角钱。有些生产商、企业相互联合,想商定油价,但是没有用,谁也管不了谁。

原油价格极低,对于炼油商是有利的。但是,炼油业也是盲目发展。不用说在宾州已经有了上百家炼油企业,仅克利夫兰一地,1862年已经有12家,1865年发展到52家。

引入投资者开拓市场

洛克菲勒与安德鲁斯公司的炼油厂设在克利夫兰西南2.4千米的伊利湖畔。它一面濒临大湖,可以利用水运,一面靠近铁路,连接原油产地。

一天,洛克菲勒和他的好朋友弗拉格勒在月光下步行回家。弗拉格勒提出想参加他们的炼油生意。这倒提醒了约翰:弗拉格勒比他大8岁,也出身贫寒,当过给工人,做过小买卖,后来娶了富商哈格捏斯的侄女为妻,不仅是精明的经纪商,而且办了酒桶厂,为哈格涅斯的威士忌厂制造酒桶。弗拉格勒可以在制桶上帮忙呀!他要求用硬木做油桶,以保证不漏油。第一批订单给了弗拉格勒。蓝色的、一样大小的油桶出现在市场上,市价每只2.05美元,而洛克菲勒只花0.96美元。

洛克菲勒严格控制生产成本,管理井井有条。他们的公司不久便出人头地。克利夫兰大大小小50多家炼油企业中,唯有洛克菲勒·安德鲁公司规模最大,效益最好。1865年当年的销售额就达到120万美元。

他们决足把公司名称改为“永精”(Excelsior),即精益求精的意思,要以产品质量取胜,并实行炼油与销售分开管理。洛克非勒让他的弟弟威廉·洛克菲勒开了第二家炼油公司—威廉·洛克菲勒公司,到纽约去开拓市场。

I867年,洛克菲勒和安德鲁斯意识到,应该利用、发扬自己的优势,扩大生产规模。参加进来的两个新投资者,一个就是亨利·弗拉格勒;另一个是弗拉格勒妻子的伯父——史蒂文·哈充涅斯,此人是克利夫兰一大财主。他不在公司中担任任何职务,也不过问公司的经营管理,只是给公司注入资本,而且,由于他在当时的影响,使新公司有更好的信用。新公司名为洛克非勒·安德鲁斯·弗拉格勒炼油公司。

竞争使克利夫兰的炼油业迅速分化,到1870年只剩下26家。

 

“标准石油”诞生

1867年弗拉格勒的加盟,使洛克菲勒有了一个志同道合的、精明能干的合弗拉格勒加人后打的第一个“漂亮仗”是,利用铁路公司的矛盾和本企业运量大的优势,在减少运费上占了大便宜。

当时,从克利夫兰到石油产地宾夕法尼亚的泰特斯维尔,从克利夫兰到纽约等东部市场,三大铁路公司在相互竞争。克利夫兰石油产品的运输,必须通过平行于伊利湖湖滨的两条铁路:伊利

铁路和湖滨铁路。前者的老板是顾尔德,后者的老板是凡德毕尔特。

洛克菲勒和弗拉格勒采取“双管齐下”的策略。一方面,他们公司把两条铁路上所有的油罐车和储油设施统统包租下来,控制了铁路运输的车辆使用权。另一方面,利用铁路各方的互相竞争,利用本公司在克利夫兰是第一大户、运量大的优势,通过谈判,使铁路方面提供优惠运价。

这是弗拉格勒的好主意。《洛克菲勒家族》一书中记述了弗拉格勒对洛克菲勒的一段话:“原产地的石油公司只有需要的时候才用铁路,不需要的时候就把铁路甩在一边。铁路经常无生意可做,实在浪费。如果我们与铁路公司签订合同,每天固定运输多少油,他们一定会给我们的运费打折扣。这个秘密契约只能是我们和铁路公司知道,对外不可走漏消息。这样的话,我们就能挤垮其它公司。

弗拉格勒很有信心,主动请战去找铁路公司谈判。不料走漏了风声,两家铁路公司都要求与弗拉格勒谈判。

弗拉格勒先找湖滨铁路公司的迪贝尔。“过不了多久,石油业就会不景气了。那时,你就会腹背受敌。怎么样,我们订一个每天运油60辆车的合同吧!我保证每天都有不小的运量。”迪贝尔果然上钩。从原产地运来的原油,当时公共运价是每桶0.42美元;从克利夫兰运往东海岸的成品油,每桶运费2美元。迪贝尔同意,承运洛克菲勒公司的运价分别优惠0.07美元和0.5美元一桶。

洛克菲勒高人一招,仅仅在运费上,他们比别的公司要多赚一笔。

1869年,炼油业受到原油生产的影响,进人了不景气。原油价格同灯用煤油市价的差价很小,炼油业的边际利润很小。加上产量高于需求,销路不畅,大多数炼油企业叫苦连天,一些小公司陆续破产。不少炼油商想加入到洛克菲勒的旗下来。

洛克菲勒看出机会来了。现在公司已经超出了有限的合伙经营范围,要大发展,就要打开吸收资本的渠道。他与安德鲁斯、弗拉格勒商盘后,三人一致同意,把公司改组为合资的股份公司。新公司在俄亥俄州注册,1870年1月10日挂牌,改名叫标准石油公司(StandardOil Company)。资本金100万美元,分为10000股。公司创始人五人:洛克菲勒为董事长,占2667股;弟弟威廉·洛克菲勒当副董事长,弗拉格勒任秘书长兼会计,安德鲁斯当厂长,他三人各持333股,弗拉格勒的叔父哈克乃斯不担任职务,但有1334股。留下2000股作为给铁路公司的赠品。

为什么叫标准石油公司?洛克菲勒有他自己的主张。首先,他们的公司在市场竞争中必须以质量取胜。当时,许多炼油厂同时向市场上推销各自的煤油产品,质量差别很大。有些产品中汽油的成分多,点灯容易着火。他们产的灯用煤油有严格的质量要求,应当成为市场上所有灯用煤油的标准。他就很快可以创出名牌来。其次,当时盛原油和成品油都用桶,这种桶大小大体都差不多,但是不统一。弗拉格勒原先拥有一家制桶厂,他们的公司一律用自己的大小统一的标准捅。而且事实上,市场上各家袖的尺寸都向他们的靠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蓝血人网 » 石油大王洛克菲勒不为人知的发家史

赞 (1)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