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血人】第二十四部:回归悲剧

史蒂少校已不由分说地将我拖了出去。

由于这时,我的脑中已混乱到了极点,竟给他身不由主地拉出了医院,上了他的车子。

到了车中,史蒂少校驾车向前直驶,在车中,他对我道:“一切证据都证明方天是谋杀纳尔逊的凶手,卫君,你有甚么方法可以令他脱罪?”

我仍然苦笑着。

史蒂少校道:“他们发现了方天的办公室中,有电流可以直通太空舱,而在办公室中,又有着可以直接观察太空舱中所发生一切的电视设备,更找到了电流通传之后,能产生大量阳电子的装置,而在接通电钮的按掣上,有着方天的清晰的指纹,指纹专家宣称,那个指纹、留下的时间,和纳尔逊在太空舱中遭受意外的时间,恰好相同!”

我叹了一口气:“史蒂少校,既然方天是有死无生的了,你为甚么还要为他辩护?”

史蒂少校炯炯的目光,直视着我,道:“那是因为你的缘故。”

我愕然:“因为我?”

史蒂少校道:“是的,因为你。我是方天的律师,所以是在方天被遭受特别监押之后,唯一能和他见面的外人。他见到我后,只说一句话:只有卫斯理能救我!他的神经,显然已陷入极其激动的情形之中,除了这一句话外,他并没有再说第二句。”

我叹了一口气,道:“于是你相信了他的话?”

史蒂少校道:“是的,我相信了他,我更相信你有办法可以证明他无罪。”

我默然不出声。

方天是无罪的。有罪的,令纳尔逊先生死亡的,只是“获壳依毒间”。

但是,要在地球人面前,证明方天没有罪,这要费多少唇舌?

而且,方天是不是愿意暴露他的真正身份呢?

我想了片刻:“我能在事先和方天见面么?”

史蒂少校摇了摇头:“不能,方天被严密监视,不能见任何人,除了我以外。特别军事法庭已经组成,齐飞尔将军是主审官,开庭的日子,是在明日上午。卫君,如果你有办法的话,要快些拿出来了。”

我转过头去,望着史蒂少校:“我要请你去问一问方天,他是否允许我讲出有关他的一切,如果他不允许的话,那我也想不出甚么其他的法子,可以证明他是无罪。”

史蒂少校显然是十分精明的人,他已经听出我的话中,包含着某种特殊的意义,他沉声道:“可以,我尽快给你答覆。”

车子在宾馆门口停了下来,我回到了自己的房中,以冷水淋着头。

不一会,史蒂少校的电话就来了,他在电话中说:“方天的回答是:『如果没有别的办法的话,那是可以的。』”

我略为松了一口气,方天显然是觉出,到了如今这样的地步,如果他再保持着秘密的话,那么他一定会被送上电椅了!

与其被送上电椅,当然还不如暴露他并不是地球人好得多了。

他这样决定是聪明的,也给我省下了不少麻烦。

那一晚上,我是在迷迷糊糊,半醒不睡,精神恍惚的情形之下渡过的。

第二天,我刚起床,史蒂少校已经来接我了,我迅速地穿好衣服,便和他一齐来到了基地的办公大楼之前,这所办公大楼,可以说是世界上守卫最严密的建筑物了,因为在其中,储存着一国的太空发展以及秘密武器的全部资料!

而今天,建筑物之外的守卫,更是严密,我和史蒂少校两人,几乎是在守卫排成的人群之中,穿过去的。

到了临时特别军事法庭之外,气氛更是严肃到了极点。而且也十分乱,但是却静得一点声音也没有。

我和史蒂少校进了那本来是会议室的房间,那房间已被布置成一个法庭,几排椅子上,坐着不少人,有一大半是穿着制服的,他们的军阶,全是少将以上的将官,还有一部份便装人员,一看他们的情形,便可知他们是高级官员。

齐飞尔将军还没有到,正中的位置空着。主控官席位上,是那个高级安全官,被告席位则还空着,方天还没有来。

史蒂少校请我坐在他的身边,不一会,我的身边多了一个人,那是小纳尔逊。

他一坐下来,便对我以极低的声音道:“卫,如果你相信方天不是凶手,我也相信。”

我听到了这样的话,不由得紧紧握住了这个年轻人的手。

他的这两句话,在局外人听来,可能十分平淡,但是我却可以听出,在他的这两句话中,包含着极度的信任在内,方天被控谋杀他父亲的凶手,证据如此确凿,小纳自然是知道的了。

而小纳在知道了所有的情况之后,仍然对我寄以这样的信任,这可以说明我在他心目中的地位。我握住了他的手,一句话不说,但小纳显已明白了我的意思,面上带着十分激动的神情望着我。

就在这时候,人们都站了起来,齐飞尔将军坐了下来,而不一会,方天也在宪兵的带押之下,走了进来,他的面色,青得可怕,直到他的目光和我的目光相接触,他口角也略牵动了一下,露出了一个苦笑来。

我向他作了一个手式,示意他镇定一些,不要太过份紧张。

但方天的面色,却仍是十分沮丧。

我望着他,我的脑中,忽然像是“响”起了他的声音。当然,我的耳际绝未曾听到任何声音,但是我却感到方天在说话,而且是在对我说,那当然是他特别强烈的脑电波在影响我的脑电波的缘故。

我“听”得他在说:“卫斯理,我完了,就算我能逃一死,我还能够回土星去么?”

我望着他,不禁苦笑!

为了方天能回土星上去,我和纳尔逊两人,历尽了多少艰险,费尽了多少心血!到头来,纳尔逊先生还离开了人世,而方天却还被控为谋杀纳尔逊的凶手!

的确,他的身份一被暴露,他在地球上恐惧了近两百年的事实,就可能发生了,那便是:他将被地球上的人,视作研究的对象,视作奇货可居,他再也没有机会回到土星去了。

我的脑中不断地“响”着方天的声音,我完了,我完了,我完了……

我在这样的情形下,是没有法子和方天通话的,我只是心中迅速地转念着,等到主控官宣读主控文,读到方天在预定发射到土星去的火箭之中,秘密设置了一个太空舱的时候,我轻轻一碰身旁的小纳,和他两人,悄悄地退了出来。

在走廊上,我们遇到了数十只监视我们的眼睛,小纳以十分怀疑的眼光望着我。

我低声道:“你可要听我讲述令尊的详细死因么?”小纳十分讶异,道:“你为甚么不在庭上说?方天在等着你为他作证!”我摇了摇头,道:“我不能暴露方天的身份,因为这将对他有极大的不利,我要你帮我忙,将方天救出来,将他送上那枚火箭,他只要有十分钟的时间,便可以回到他的故乡了。”

他瞪着眼看着我,他显然不明白我究竟是在说些甚么。

我沉着声音,低声道:“方天是一个土星人!”

他猛地震了一震:“但如果他是凶手的话,我绝不会助他。”

我摇头道:“他不是凶手,他非但不是凶手,而且,他还替令尊报了仇,为我们地球人,除去了一个极大的祸胎!”

我以尽可能的最简单的描述,将土星卫星上的那种可怕的“无形飞魔”……获壳依毒间的一切,向小纳讲了一遍。

他在听了之后,大约足足有五分钟之久,一点声音也不发出来。

我是可以明白他的心情的,他这时一定正处于极度迷惑,恍若梦幻的境地之中,因为他在过去十几分钟之内,所听到的一切,全是他一生之中,从来也没有听到过,从来也未会想到过的!

这等于叫以足走路成了习惯的人,忽然改用手走路一样!

我自己也曾有过这样的经历,所以我并不去打扰他,我只是希望他能够在较短的时间之内,明白我所说的一切。

约莫过了七八分钟,他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抬头向窗外看去。

由窗外看去,可以看到基地之中所耸立着的许多火箭。那枚土星火箭最高,最抢眼。

从办公室大楼到那枚土星火箭,约莫有一公里的路程,但是,要使方天通过……

我想到这里,心中也不禁苦笑。

就在这时,小纳已经开口,道:“卫,你有甚么法子,可以使方天顺利到达那枚火箭,使他能够起飞?”我听得他这样说法,知道他已经完全相信我的话了,我道:“你呢,你有主意么?”

他摇了摇头,道:“我没有,而且,方天的案子是用不着多审的,立即可以定案,他也会在极其严密的戒备之下,送出基地,到达最近的有死刑设备之处,去执行死刑!”

我急促地来回踱着步,在我们附近,有着不少便衣和武装的守卫,他们的眼睛未曾离开过我们两人,但因为我们都以十分低的声音在交谈,所以可以肯定这些人都未曾听到我们谈话的内容。

我心中急促地转着念:如何才能使方天到达那枚火箭呢?

如果不能的话,方天一定会死在守卫人员的乱枪之下,甚至我和小纳,也可能遇害!

要使方天不死,那还容易,只要我将刚才向小纳说的话,在庭上说出,方天不死的可能性就十分大,但要使方天能回到土星,那就非冒险不可了。

我来回地踱着步,小纳则以手托着下颔,一声不出地站着。

过了片刻,小纳来到了我的身边,道:“要使方博士上那火箭,倒还容易……”

我听到这里,连忙问道:“你有甚么法子?”

小纳笑而不答:“问题是在于,方博士进了火箭之后,他是不是能立即起飞?”

我道:“方天曾对我说过,一切都准备就绪了,只是差在没有那具导航仪。我相信这便是表示,如果他进入火箭的话,那么火箭立即便可以起飞的。”

小纳道:“这个问题解决了,剩下来的第二个问题,那便是:将方天送进了火箭之后,我们怎么办?”

我望着他苦笑,道:“如果我想到了解决这个的办法的话,我早已冲进临时法庭去了。”小纳低头不语,过了片刻,道:“最好的办法,当然是我们跟着他,一齐飞向太空!”

我大摇其头,道:“我不愿去,你知道么,我们如果到土星上去的话,可能只活上两三年,便要死了,这是两个星球之间时间观念不同之故。”

小纳道:“当然我只不过是如此说说而已,事实上那太空舱,可能也根本容不下三个人。”

我干咳了几声,道:“如今最好的办法,是我们不要硬来,最好,我们完全不露面,而在暗中帮助方天,使他能到达那枚火箭!”

小纳仰起头来,道:“根据惯例,当主控官读完控诉书之后,是有休息的。”

我苦笑道:“那又有甚么用处?我们根本没有法子和方天联络,而且方天是一个十分胆小的人,他可能根本没有勇气逃跑!”

我讲完之后,摊了摊手,表示我对这件事,可以说一点办法也没有了。

小纳将声音放得更低,道:“卫,我倒不认为是绝望了。”

我想起他刚才曾说,要将方天弄上那枚火箭,并不是甚么困难的事,可见得他心中一定有着极大的把握,他的年纪虽然比我轻,但是虎父无犬子,我是没有理由轻视他的话的。

我连忙转过头,向他望去。

小纳低声道:“当我接到我父亲死讯之际,也正是我多年来的一项研究的成功之日。”

我呆呆地望着他,不知道他这样说法是甚么意思。

小纳道:“我本来是学农业科学的,我发现,最好的防治蝗虫的方法,莫过于弥天大雾,大雾使蝗虫辨别方向的能力消失,只能向高飞,而高空的空气流动,却又是对蝗虫大大不利的,于是,蝗虫便受伤跌落地上,不能为害了。”

我耐着性子听他讲完,才道:“那又怎样呢?”

小纳四面一望,道:“我在实验室和辽阔的海面之上,工作了三年,发明了一棰触媒剂,我将之称为“雾丸”,只要一通电,便能够使空气中的水蒸气,凝为雾珠,即使在室内,效果也比任何烟幕弹来得好!我随身带着这种触媒剂。”

我感到事情渐渐有了希望,小纳道:“通电的手续十分简单,只要将“雾丸”接触普通电流就行了,这一点由我主办,我们可以在办公大楼门前,准备一辆快速的汽车,由你去和方天联络。”

和方天联络,这是一个极大的难题。

当然,方天是可以和他的律师史蒂少校交谈的,但如果我要通过史蒂少校,去向方天说明这一点的话,势必将所有的一切经过,全都和史蒂少校说明白了,这又是我们所不愿做的事。

正当我在想不出甚么办法的时候,忽然我脑中,像是感到方天在叫我。

当然,我耳际仍是听不到任何声音的。

我心中不禁陡地一动:方天的脑电波十分强烈,远在地球人之上,所以,我才能感到他在想些甚么。而他也能以他的思想去影响别人,令得别人自杀,也就是说,他不必开口,就可以将他的思想传到我的脑中。

那么,我不必开口,他是不是有办法知道我的思想呢?

我低声道:“好!你准备一切,我进庭去,设法和方天联络。”

小纳点了点头,我进了临时法庭,方天脑中对我的呼唤,我更加清晰地感觉得到了。望着他,不断地在脑中翻来覆去地念道:“放心,镇定,我已经有妥善的办法了!”

在我接连默念了十来遍之后,我觉出方天的反应来了,我感到他在急切地问:甚么办法!甚么办法?

我心中不禁大喜,因为这表示方天的确能将我的脑电波,还原为语言!

我将每一句话重覆几遍,在心中默念:“等一会……会有突如其来的大雾你在雾起之际……便立即向庭外闯去……我会设法替你开路……在大门外……有车子等着,你直驶火箭……滚回老家去吧……”

那最后的一句话,我倒并不是在这样的情形下,还有心绪来“幽默”一番,我是真正地要方天滚回土星去,因为他在地球上,给人的麻烦实在是太大了。

在我心中默念的时候,方天一动也不动。

等我默念完毕,又默念:“如果你已知道了我的思想,那么便请你点三下头。”

方天的头,果然点了三下。

这时候,主控官慷慨激昂的声音,已经到达了最高潮。

他正在叙述,纳尔逊死后,如何在方天的办公室中,发现通电之后在太空舱中便会产生大量阳电子的事实,齐飞尔将军则全神贯注地听着。

我心中在暗暗着急,因为小纳所说的浓雾还未曾来到!我当然不致于以为他在胡说,但是在如今这样的情形下,却不能不令人焦急。方天也在频频四面张望,当然他的心中,一定比我更急。

又过了十分钟左右,主控官的控词,已将到尾声了,我也焦急到了坐立不安的程度,就在这时候,我听到门外有人在低声地叫道:“雾!好大的雾!”

同时,我看到,在门缝中,窗缝中,丝丝缕缕,浓白色的大雾,正在迅速地蔓延进来,还不到两分钟,法庭中所有的人的足部,都已被掩没在浓雾之中了!

我和方天互望了一眼,方天紧张得面色发育,双手紧紧地握着拳头。那突然而来,浓得如此出奇的浓雾,使得主控官也停止了宣读控诉书,法庭之中,人人都低头向下看着。浓雾像是泛滥洪水一样,迅速向上涨来,在不到半分钟的时间内,每一个人都只剩下了一半……下半身已没入浓雾之中了!

根据浓雾上涨的速度来看,再有半分钟,方天就可以采取行动了!

我站了起来,在每一个人都现着惊惶的神色中,我来到了门口。

这时,眼前所见的,已是世界上任何地方所看不到的奇景了,在房间中,人人都站着,但是每一个人,都只能见到对方的头部,等于是许多没有躯干的头颅在浮动一样。

我身子矮了一矮,使我全身都没入浓雾之中。

我从来也未曾见过那样浓的雾,当身子全都没入雾中之后,我只能看到白色的一片,除了白色之外,甚么也看不见。

我记住了门口的方向,轻轻地来到了门口,推开了门。此际,即使我直起了身子,也已全身在浓雾之中了,我等在门口,突然之间,我觉出有人在我身旁掠过,也就在这时,我又忽然听到了齐飞尔将军极其严肃的命令,叫道:“加强守卫!”

我身子一横,阻住了门口,双手向前,猛地推出。

在浓雾之中,我也不可能看到眼前的情形,但是凭我的判断,我认为刚才掠出的是方天,而如今我则是推开两个守卫的。

果然,我的手推出,便有两个人大声喝道:“甚么人阻住去路?”

我当然不出声,只是一躬身,向后退了出去。

走廊和大堂之中,也弥漫着浓雾,除了能听到嘈杂的人声之外,甚么都看不到。我对这个办公大楼的地形并不熟,一到了走廊之中,便有进退为难之势。

我循着声音冲了过去,撞到了七八个人之多,终于到了门口。

这时,浓雾不但弥漫了整座办公大楼,而且,以办公大楼为中心,正在四面散开来,当我闯到大门口时,我仍是甚么也看不见,只听到一阵车子发动声。

我只盼刚才那一阵引擎声,正是方天上了车子之后,所发出来的。

如果是那样的话,那么方天是毫无疑问地可以到达那枚火箭之上了!

我继续向外奔去,奔出两三丈了,眼前突然清朗。

我转过身,向身后看去,整座大楼,全为浓雾所里,而从浓雾之中,不断有人闯了出来。

所有的人,似乎都被这一场突如其来的浓雾吓得呆了,根本没有人注意方天这时候在甚么地方。每一个人,在闯出了浓雾之后,都回头向自己闯出来的地方看去,连我也不能例外。

这时,整座办公大楼,都已经为浓雾遮没了,而乳白色的浓雾,还在迅速地向外扩展,人们面上失色,相互以……的神色望着,不住地询问:甚么事,究竟发生了甚么事?

是我明白这场浓雾是由何而来的,所以我自然比所有的人冷静得多。这时候,我才知道人类的智能,实在还是十分低下的,对于突如其来的事情,人类没有立即应付的能力,而只是惊惶,惊惶!

要知道这时,从办公大楼的浓雾中闯出来的,全是第一流的科学家,军人和高级安全人员,他们尚且如此,若是这一场浓雾,生在有许多普通人的地方,那后果真是不堪设想了,世上为甚么会有那么多暴乱和盲目的行动,也就不难理解,那全是人类自以为是“万物之灵”,但实际上邦还是十分冲动和愚笨的动物!我正在呆呆地看着所有人惊惶的神情间,突然有人在我的肩头上拍了一拍,我转过身来,站在我身后的,正是小纳。

他向我眨了眨眼:“如何?”

我低声道:“他已经走了。”

小纳耸了耸肩,道:“我的新发明如何?”

我皱了皱双眉,道:“好是好了,可是浓雾越来越向外扩展,何时才能消除?”

他呆了一呆,道:“这一点我倒没有想到……”请到这里,他突然停住,面上也变了神色,我连忙问道:“怎样了?甚么不对?”

他一字一顿地道:“我闯祸了!”

我吓了一跳,道:“闯祸?”

他拉着我,迅速地奔开去,到了离开办公室大楼已相当远的地方,才停了下来,道:“我所发明的『雾丸』,能造成大雾的原因,便是通电之后,利用电力,将触电媒剂散发开来,使空气中的水蒸气,凝结成为微小的水珠,从而成为大雾。”

我道:“是啊,你已经成功了,这是一项十分伟大的发明。”

小纳苦笑了一下:“不,失败了,因为照目前的情形来看,大雾形成之后,在空气之中,生出了连锁的反应,大雾竟继续蔓延……”

我吃了一惊:“难道永远无止境么?”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蓝血人网 » 【蓝血人】第二十四部:回归悲剧

1 2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