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血人】第十九部:生命的同情

那两人跃到艇尾,加快速度,向那团绿光追去。

那团绿光,在海面上上下浮沉,虽然也在缓缓前进,但只是在随波逐流,怎及我们的快艇,有四具发动机之多的速度?

转眼之间,我们的快艇,便已渐渐地接近那团绿光了。由于距离接近,我们不用借助望远镜,便可以看得十分清楚,那一团绿光,正是在一艘快艇的艇尾所发出来的。

那一个年纪较轻的日本人,向我望了一眼,面有得意之色。在敌人的艇尾涂上发光漆,有利于追踪,这的确是十分好的办法,那年轻人得意,也不无理由。

从我们发现那团绿光开始,到我们追上那艘快艇,只不过是几分钟的时间。那两人抛出了绳子,将那艘快艇的艇尾钩住。

然而在这时候,我却觉得事情有不对头之处。

不错,那艘快艇只是在海面上随波逐流,可以说是油箱漏油。但是也可以说是快艇上根本没有人,而后者的可能性更来得大些!

刚才,我们三人,心中充满了已追上敌人的喜悦,是以竟未曾想到这一点!

这时,看那两人的情形,似乎仍未曾想到,但是我却想到了,因为我想到了一个最简单的事情;如果对方的快艇上有人的话,那么,对方在我们将要追近之际,为甚么不开枪射击呢?

我一想到这一点,立即想要阻止那两个人跃上那艘快艇上去。

但是当我想说话时,已经来不及了!

那两人身手十分敏捷,早已一跃已上了对方那艘快艇,而几乎在他们两人的身子,才一落在那艘快艇上,使快艇发出一阵轻微的震荡之际,便立即传来“轰”地一声巨响。

一切一切,只不过是千百分之一秒间所发生的事,我只觉得,黑夜突然变成了白天,在我的面前,出现了灼热的,白色的光芒,那情形很有点像在北海道时,方天以他能放射奇热射线的武器向我作攻击之际一样,但是声势却要猛烈得不知多少倍。

刹那间,说我宛若置身在灼热的地球中心,也不过份,我只觉得我的快艇带着我,向海水之下沉去,而几乎是沸腾的海水,形成千百条柱子,向我的身上,卷了过来,就像是有不知多少头怪兽,以它们的长舌,在向我舐来,准备将我吞噬一样!

我绝不是应变迟缓的人,但是在那一瞬间,我却呆言不知所措。

在我身子陡地下沉之后,我又立即觉得,被一股极大的大力,向上抛了起来。

那一抛,使我抛到了离海面数十公尺的高空!

也幸而是这一抛,才保住了我的性命,我身在半空,向下看去,只见我的快艇,已成了一团火球,而海面上,已根本没有了我们刚才所追的那艘快艇的痕迹!

那艘快艇不会飞向天空,也不会在那么短的时间内,便沉入海心的,那一定是刚才的那一下爆炸,将它彻底地炸毁了!

那两个人………

当我想到那两个人之际,我的身子,又重重地跌入了冰冷的海水之中。

我挣扎着浮了起来,只看到我们的快艇,已在向海中沉下丢,海水和烈火,似乎在搏斗,发出“嗤嗤”的声音,不到两分钟,海边又恢复平静了。

那两个在五分钟前,还生龙活虎的人,现在在哪里呢?想起我自己,几乎也和他们一齐跃上那艘快艇,我不禁一连打了七八个寒战。

我浮在水面上,甚么都不想,竟想起我自己“是不是还活着”这一问题来。

我显然是活着,只不过额头上受了些微伤,并不像那两个人一样,已经成为飞灰了。我吸了一口气,不禁苫笑了起来。

刚才,我们发现那团光之际,我还在想事情成功得太容易了!如今,当我孤零零地,浸在漆黑冰冷的海水之中的时候,再想起那四个字来之际,那是一个甚么样的讽刺?

我早就应该知道月神会不是容易对付的,观乎他们在汽车遇袭之后,立即又有车子载他们到海边的这种有准备的情形,焉有他们的快艇被做了手脚而不觉察之理?

他们自然是早已觉察了,所以才在快艇上放下了一受震荡,便会爆炸的烈性炸药,等候追上来的人来上钩!

可恨我们竟会想不到这一点!

我狠狠地拉扯着被海水浸得湿透的头发,因为事变在刹那间发生,而且事变的结果,又是那样地惊人,因之我实在没有办法在短时间内,平复下来,考虑我自己如何脱身的问题。

直到了过了许久,我才想到了这一个问题。

我还浸在海水中,虽渐暂时不致于死,但是如果说要回到岸边去,那又岂是容易之事?我将头没入海水中,又伸出海面,开始向我认为是岸边的方向游去。

一直游了很久,在我所能望得到的地方,仍然是茫茫大海,而我的四肢,则已渐渐地感到麻木了。我除了浮在海面上之外,连动一动手,踢一踢脚,都感到十分困难。

在那段时间中,我不但要和致命的寒冷,起伏的波涛作斗争,而且,要和自己心中,不如就此死去,何必为生存而作如此痛苦的挣扎的想法而斗争。

我咬紧牙关,仰高着头。

终于,我等到了东方发白,天色阴沉得可怕,但总算已是白天了,在白天,我生还的希望,是不是可以增加呢?

但看来,白天和黑夜是一样的。

我尽量减少体力的消耗,因为看来,要游到岸上,已是没有可能的事。

我唯一遇救的可能,便是等到有船经过我的声音能及的地方!

如果不是我受过严格的中国武术锻炼的话,我相信这时,一定早已沉到海底去,和那两个带我出海的日本人为伍了。

我一直支持到中午,才看到远远地又有一艘快艇,驶了过来。

我扬起了右臂,高声呼叫,我从来也未曾想到我自己的声音,在海面听来,竟会这样低弱,我用力撕下了一只衣袖,举在手中挥扬,约莫过了五分钟之久,那艘快艇竟向我驶来了!

当我看到那艘快艇向我驶来之际,我突然觉得,我所有的力气,全都用尽了,我连再抬起手臂来的力道,都没有了。

我只能浮在水面,不使自己沉下去,我闭着眼睛,直到我耳际听得快艇的机器声,渐渐接近。我心中暗忖,如果快艇上的,是月神会的人呢?那我毫无疑问地要成为俘虏了。

可是我的不幸,幸而未到这一程度,我的耳际,突然响起一个人的声音,那是纳尔逊的声音,他的声音中,充满了惊惧和意外,叫道:“卫!”

我睁开眼来,纳尔逊站在艇首,两眼睁得老大,我只能讲出三个字来“纳尔逊。”

纳尔逊先生立即抛下了绳子来,我麻木的五指,抓住了绳子,他将我拖上了快艇。我身子缩成一团,连站起来的力道都没有,纳尔逊先生屈一腿,跪了下来,扶起了我的头,扬首叫道:“白兰地,快!快上”

一个壮汉从舱中钻了出来,纳尔逊先生自他的手中,接过了一瓶白兰地,向我口中便灌,我喝了两口,他还要抱我起来。

我心中对他的感激,当真是无以复加,我只是望着他,以我的眼色,表示感谢。

纳尔逊先生用力一顿,将我抱了起来,我忙道:“我可以走。”他却不睬我,那壮汉走过来,两个人一齐将我抬进了船舱之中,为我除下了所有的湿衣服,又以一条毛毯,里住了我的身子,不住地擦着,直到我全身,都感到暖烘烘为止。

我到那时,才握住了纳尔逊先生的手。

纳尔逊只是淡淡地一笑:“你在海中,飘流了多久?”

我道:“大约有十二个小时了。”

纳尔逊先生“唉”地一声,道:“那一声爆炸……”我摇了摇头:“我们中计了,那两位朋友……唉!”我也不由自主地难过地叹了一口气。

站在纳尔逊先生后面的那个壮汉,这时突然痛苦地叫了一声。我向他看去,只见他面肉痛苦地扭曲着,我这才注意到他的脸容,和那两人中,那年轻的一个,看来十分相似。

纳尔逊先生在拍着他的肩头,道:“铃木,你失去了一位弟弟,但是国际警察部队,却失去了两名干探,你应该相信,我的心情,比你更难过!”

那壮汉呜咽道:“我知道,可怜的弟弟,他还……还只是一个孩子!”

我难过地道:“铃木先生,你的弟弟已不是孩子了,他机智、勇敢,不愧是国际警察部队中的英雄!”铃木止住了哭声,面上现出了一丝骄傲的神色来。我将事情的经过,向他们两人,说了一遍。

纳尔逊先生道:“我接到了海上发生爆炸的报告……那是一架夜航客机发现的,而且,我等着铃木和春田两人的汇报,又等不到,我知道出了事情,便赶了来。”我苦笑了一下,道:“每次历险回来,我都觉得自己能以脱难,都是由于自己的努力,但这次……”

纳尔逊先生不等我讲完,便抓住了我的手:“我们别再想这件事了,好么?”

我顿了一顿,道:“好。”

纳尔逊先生又笑了起来,道:“那只硬金属箱子,这次,我已经放在一个稳妥到不能再稳妥的地方了,而且,有二十四名久经训练的警方人员,奉到命令,每一分钟,他们的视线,都不可以离开那只箱子。等方天和我们一起的时候,我们才将它打开来。”

我在算算日子,某国大使大概这时,和热锅上的蚂蚁,相差无几了。虽然他上司给地的期限还没有到,但在东京失去了我的踪迹,相信也也够急的了。

纳尔逊提起了那家工厂,我便想到了那家工厂总工程师木村信之死,我忙道:“木村信工程师的死亡,是为了甚么原因?”

纳尔逊先生浓眉一蹙:“我已要求医官再详细检查了。”

我忙问道:“医官初步的报告结果是甚么?”

纳尔逊先生摊开了手:“经过了据说是极详细的检查之后,医官说木村信甚么都好,完全是一个健康的人,绝无致死之理!”

我呆了半晌,想起了那天晚上,方天和木村信见面之际,以土星上的语言交谈的情形,知道其中,必然有着极大的隐秘。

但如今,我却也说不出所以然来。

纳尔逊先生望着我:“卫斯理,我觉得我们为了方天,还要去冒生命危险,但是他却要对我保守他的秘密,这实在是十分不公平的事。”

我叹了一口气:“那你要原谅他,他的确说不出来的苦衷,如果他的身份暴露了,那他要遭受到极大的痛苦!”

我们一直以英语交谈着的。但是纳尔逊在听到了我的这句话之后,忽然以他并不十分纯正的中国国语道:“其实也没有甚么了不起,他不过是来自地球以外的星球而已!”

我本来是里着毛毯,躺在一张躺椅上的,可是我一听得这句话,连人带毛毯,一齐跳了起来,道:“你……你……”

纳尔逊伸手一按,重又将我按倒在那张躺椅之上,继续以中国国语向我交谈。

纳尔逊道:“你大可以不必吃惊,这是我自己猜出来的,并不是你不守诺言,向我泄漏了他的秘密。”

我只呆呆地望着他,一言不发。

纳尔逊耸了耸肩,道:“卫,这其实一点也不值得大惊小敝,无边无际的太空之中,像地球这样的星体,以亿数计,自然别个星球上,也会有着高级生物。地球人拚命在作太空探索,其它星球上的『人类』,当然也一样,有人从别的星球来,这件事,想通了之后,实在是不值得奇怪的!”

我仍是呆呆地望着他。

纳尔逊先生得意地笑了一笑,道:“我向一个人种学权威请教过,他告诉我,在太阳系的行星上,除非没有高级生物,如果有的话,其演变过程,其外形一定是和地球上的高级生物大同小异,因为大阳的辐射能操纵着生命,没有太阳,便没有生命,同一个太阳,便出现同一的生命!”

我苦笑了一下,道:“方天和我们的确是相同的,所不同的,是他的血液的颜色而已。”

纳尔逊先生向我指了一指,道:“还有一点不同,那便是他的脑电波特别强烈。”

我不得不承认纳尔逊先生的本领,在我之上,因为我对方天的身份,虽然起过种种的怀疑,但是我无论怎样怀疑,都受到地球的局限,我绝未想到,他竟是地球以外的人!

而纳尔逊先生却突破了这种局限。

这证明他的推断能力,想像能力都比我强得多。

纳尔逊先生又道:“但是我却不知道他来自哪一个星球。”

事情已到了这个地步,我也实在没有再为方天保守秘密的必要了。我道:“他来自土星。”

纳尔逊先生双掌一击,道:“问题迎刃而解了!”

我问道:“甚么问题?”

纳尔逊道:“他为甚么在将要射向土星的火箭上,加上一个单人飞行的太空囊,这个谜已揭开了!”我点头道:“是的,他是一个可怜虫,他虽然来自土星,但是却不是太空怪侠,而只是一个想家想得发疯的可怜虫,我想,我们应该帮助他回家去。”

纳尔逊先生来回踱了几步,道:“自然,但是我们对委托我们调查他来历的国家,如何交代呢?”

我道:“那容易得很,我们教方天说,他在火箭上装置的单人飞行太空囊,是用来发射太空猴的好了,火箭发射时,作最后检查的是他自己,绝没有人知道坐在那太空囊中的究竟是甚么人的。”

纳尔逊道:“这倒是一个办法,但是我们首先要将他从月神会的手中救出来。”

我道:“月神会是不会害他的,月神会要他作一次飞向月球的表演,以巩固信徒对他的信仰!”接着,我便将我所知,月神会创立的经过,以及方天和另一个土星人迫降地球的经过,向纳尔逊先生详细说了一遍。

纳尔逊静静地听着,只有当我说及木村信和方天见面时的情形时,他才不断地发出问题来。

他问:他们两人讲的,当真是土星上的语言么?

他又问:木村信临死之前,难道连一句遗语也没有么?

因为那是几天之前的事情,我对每一个细节,都记得十分清楚,所以,纳尔逊先生的问题,我都可以作出正确的回答。

纳尔逊先生想了半晌,也是一点头绪也没有。我们只是肯定“获壳依毒间”这五字,是土星语中对某一件事,或某一种东西的称谓。

但是那究竟是甚么事,或是甚么东西,我们却不得而知。

我们并没有去多想它,因为方天说过,这件事即使由他来解释,地球上的人类也是难以设想,难以了解的,那我们又何必多化脑筋去想它呢?

在我一被救上快艇之后,快艇便向前疾驰着,就在这时候,铃木大郎走了进来,道:“在望远镜中,已经可以看到月神会的总部了,雷达探测器的反应,是九海XX。”

我再度跃了起来,我的衣服没有干,我穿了铃木大郎的水手衣服,将我原来的袋中的东西,再放入袋中,那柄特制的连发枪,仍然可以使用,我将之挟在腰际,和纳尔逊两人,一齐出了舱。

雷达指示器的标志指出,我们离开悬岩,已不过六米了。

从望远镜中望过去,可以看到那曾经囚禁我的,魔鬼也似的灰色古堡形的建筑——月神会的总部。

那建筑有几个窗口,还亮着灯光。我相信其中有些窗口之中,是月神会的长老在讨论如何夺回“天外来物”,有些窗子之内,则有人在威逼方天作飞行表演。

但是,是不是有的窗子之中,佐佐木季子也在受着威逼呢?我心中叹了一口气,我和纳尔逊先生将要去涉险的,是一个有着千百条现代喷火恐龙的古堡!成功的希望,实在是不大的!

我抬头向黑沉沉的天空看去,土星在甚么地方呢?土星在我们肉眼所不能见的远方,但我们却要为一个土星上的人去涉险,这自然不是“人类的同情”,只可以称之为“生命的同情”了。

我在呆呆地想着,快艇迅速地向月神会的总部接近。

当雷达探测器的表板上,指着我们离开前面的岩岸,只有两海里的时候,突然,我们听到了“通通”两声响,接着,两团带着灼热光亮的圆球,已向我们快艇的上空,飞了过来!

那两团光球,到了我们快艇不远的上空之上,便停留不动,而光亮更是白热,照耀得海面之上,如同白昼一样!

那是超级持久的照明弹!

而同时,我们听到了不止一架水上飞机飞起的声音。纳尔逊先生立即下令:全速驶离照明弹的范围!

在海面之上,我们的快艇,像颠马一样地转了一个弯,倒退了回去。

三分钟之后,我们驶出了照明弹的范围,隐没在黑暗之中,我们听到了机枪的扫射声,看到了海面上溅起了一连串溅起的水柱!

纳尔逊先生叫我和铃木大郎,都穿上了救生衣,他自己也不例外,我们的快艇,向外疾驰着,照明弹显然是在岸上发出来的,已不能射到我们所退到的范围之内,水上飞机在盘旋,铃木大郎熄上引擎。

纳尔逊先生叹了口气:“他们有雷达探测设备,有武装的水上飞机,有超级的照明弹,结论是甚么呢?我接了上去:“结论是我们的快艇,根本是不能近岸!”

纳尔逊先生托着下颏,蹲了下去。

铃木大郎道:“我们可以潜水过去!”

纳尔逊先生立即纠正他:“你应该说『你们』才对!”

铃木大郎抗议道:“先生,我的弟弟……”纳尔逊先生道:“是的,你的弟弟牺牲了,你要去杀敌人出气,但是快艇不能没有人留守,我们更不能没有人接应,这是命令!”

铃木大郎低下了头,不再言语。

纳尔逊先生在他的肩头上拍了一拍:“好朋友,别再难过,别再难过了!”

他在劝铃木大郎不要难过,但是他自己的言语,却哽咽了起来,这实在是十分动人的场面,只可惜我没有能力将当时的情景,以十分动人的笔触,记述出来。

水上飞机的声音,已静了下来,而照明弹的光芒也熄灭了。

由于我们的快艇,已停了引擎,所以海面之上,显得出奇的静。

纳尔逊先生的声音又恢复坚毅镇定:“他们的水上飞机,能在三分钟内的时间起飞,我们刚才能够走脱,实在非常幸运。不必再去冒险了,我接受铃木潜水而去的计划。”

我道:“我也接受,但是我认为我一个人去就够了。”

纳尔逊先生笑道:“这算甚么?被土星人以为我们地球三十七亿人口中,只有一个人是英雄么?”

(一九八六年按:当时人口三十七亿,二十多年后,已超过四十亿了。)

我知道我是绝不能使纳尔逊先生留在快艇上的,说也只不过是白说而已,是以我道:“你的体力,可以支持得住么?”

纳尔逊先生爽朗地笑了起来:“有一具海底潜水机,如今正燃料充足地在艇上。”我听了不禁大喜:“那我们还等甚么?”

那海底潜水机,形状如一块长板,但是却有推进器,可以伏在上面,在海水下潜航,速度虽然不十分快,但是却可以节省体力,而且,我们也只要航行三海里左右便够了。

我们将一切应用的东西,放入绝对避水的胶袋之中,换上了潜水衣,负上了氧气筒。

铃木大郎默默地帮着我们,不到半小时,我和纳尔逊,已并肩在海底了。我们着了灯,灯光可以及到二十公尺左右之处,我们的深度,也是二十公尺。

在海底中,要辨别方向,并不是容易的事,非要有丰富的潜水经验不可,在这一点上,纳尔逊先生便不如我了。

我们的心情都很紧张,因此我们虽然配备着在海底通话的仪器,但是却谁也不出声,直到灯光一映之下,前面出现了一排悬挂在空中的黑色圆球时,我们才各自低呼了一声。

那一个排着一个黑色圆球,在碧绿的海水之中,浮悬不动,乍一看到,倒有点像悬挂在圣诞树上彩色玻璃球。

但是我们却都知道,那是一碰到了黑球两端的细铁线,便会引起致命爆炸的水雷!

那种水雷十分旧式,看来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日本海军的遗物,但是它的威力,自然仍是十分可观的,我们转向右,沿着密布的水雷阵,向前潜进,可是那一排水雷阵,竟像是没有尽头一样!

在我的估计之中,在我们转右之后,已潜到了两米多了,但水雷仍然在。

我伸手打开了通话器的掣,道:“我们是不是应该冒险闯过去?”

纳尔逊先生答道:“我看不必,再向前去,便应该是一个海湾了,月神会再放肆,也不敢将水雷布在经常有船只的海湾之中的。”

我依着纳尔逊先生的话,向前继续潜进,没有多久,水雷果然到了尽头,但却并不是突然断了,而是转了一个弯吧了!

密密排排的水雷,成半圆形,将月神会总部的海面,完全守住!

我和纳尔逊先生两人,不禁面面相觑!

我们都知道,水雷既然将前进的去路,完全封住,那我们要再向前潜进,唯一可能,便是越过水雷。我呆了并没有多久,便道:“你后退去,没有必要我们两个人一齐冒险的。”

纳尔逊先生自然知道我的意思,我是要冒险去摘除水雷的信管,使我们可以顺利通过去。

纳尔逊立即道:“卫,别忘了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我曾经领导过一个工兵营的。”

我立即道:“所以,事至今日,你是完全落伍了,这项工阼,必须由我来做!”

纳尔逊半晌不语,才道:“我们还未曾绝望,不必冒险去行那最后一步。”我向前一指:“你没有看到水雷网是如此之密么?”纳尔逊先生道:“我猜想,他们为了防止有人接近他们的总部,自然也防到人们会从深水潜来的这一层,然而,月神会究竟不是公开的武装部队,他们的势力虽大,但如果布置的水雷,在海面上被人家看了出来,那也可能招致麻烦的!”

我听了之后,心中一动,道:“你的意思是,我们可以在水面上过去么?”

纳尔逊道:“不是水面,如果我们冒出了水面之上,那一定逃不过雷达网,而在水中,又越不过水雷网。”我点头:“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我们要在水雷网和雷达网之间穿过去。”

纳尔逊先生道:“照我的猜想,水雷的触角,不可能直达海面,而只要离海面有半公尺的空间,我们的身子就可以穿过去了。”

我苦笑道:“就算你的想法不错,我们也必须抛弃潜水用具,和海水潜水机,才能过去了。”

纳尔逊先生道:“我以为徒手游上几米,总比冒险去拆除水雷的信管好得多。工兵宁愿拆除十个地雷,也不愿意拆一个水雷,因为人游近去,海水可能发生莫名其妙的震荡,这种震荡,有时便足以使得一枚水雷发生爆炸!”

我当然知道,要拆除水雷的信管,绝不容易的事情,因此,我首先拉动了潜水机上的操纵杆,潜水机缓缓地向上升去。

本来,我们的深度是二十公尺的,到了指示标上的指针,指着三公尺的时候,我们的眼前,仍可以看到魔鬼的罐子也似的水雷触角。

我和纳尔逊先生继续向上浮去,直到我们的背脊,已经几乎出了水面,我们才看到,果然,水雷的触角,离开海面,有一个空隙。

但是那空隙却只有一公尺半左右!

那也就是说,即使我们抛去一切装备,也要极度小心,方能不露出水面,而又不碰到水雷的触角,在那样的空隙中通过去。

我们又向下沉下去,在十公尺深处,纳尔逊先生伸手和我握了一下,道:“如果万一身子可能碰到水雷的触角,那我们还是让身子浮上水面的好,因为雷达网纵使发现了我们,我们还可以有逃避的机会!”

我一面解除身上的潜水衣,一面向纳尔逊先生点着头,表示我同意他的见解。

不一会,潜水机等东西,都沉入海底去了,我将那只不透水的胶袋挂在颈上,开始向上浮去,到了将近到海面的时候,我以极慢的速度,向前游去。大海十分平静,但是我却觉得再大的波涛骇浪,也不能使我的心跳得那样厉害。

我缓缓地向前游着,究竟我是不是能否顺利通过,连我自己也不知道。

我慢地游近水雷的触角,那是手指粗细的长铁棒,直上直下的竖在海水之中,下到海底,上到离海面只有半公尺之处!

而我就茌那半公尺的空间越过去!

到我的身子,游到了那些触角的上面之际,我全身的肌肉,都产生了僵硬的感觉,因为我离死亡,实在是太近了!

那一瞬间,其实至多也不过是一分钟,但是在我来说,却像是一个世纪!

终于,我游过来了!

我大大地松了一口气,身子不由自主,向前伸了一伸,双臂也伸出了水面,像是一个被绳子困绑了许多时候的人,一旦松了绑,便要舒一舒手脚一样。

我才一伸开双臂,发觉自己的身子还未曾下沉,双臂竟已伸出了水面。

我连忙缩回手来,只见纳尔逊先生也已经游过来了,他一把拉住我,便向海底下沉去,我们两人谁也不说话,向前游去。

在我们向前游去之际,我们都看到了海水之上,传来几阵的灼亮。

那当然是在上空有照明弹的缘故。

我一面向前游去,一面心想,实不免骇然!

刚才,我双手露出了海面,只不过是极短的时间,难道他们立即就发现了?我们已经抛弃了一切设备,因此我和纳尔逊先生,也没有法子在海底通话,我们只是不断地向前游着。

约莫过了一个小时,我们已可以看到前面有着嵯峨的怪石,我们又向前游了丈许,伸手抓住了滑腻的石角,向上浮起来。

不一会,我们的头已经探出了水面。

这时候,我们两人,都已经筋疲力尽了,当我们的头一探出水面之后,我们都大大地吐着气,因为当我们茌海底潜泳之际,我们只能将口唇贴着水面,来匆匆忙忙地吸上一口气。

我们都喘着气,谁也不说话,过了片刻,纳尔逊先生才道:“我们虽未被他们发现,但他们已发现有东西侵入了他们的水域了。”

我道:“他们可以肯定是人么?海中的大鱼难道不会游近来么?”

纳尔逊先生道:“鱼?如果海中的生物会游近来的话,那么水雷网早已炸完了,利用高频率电波,可以将海中的所有生物,逐出老远,这早已不是科学上的新发现了。”

我呆了半晌:“这样说来,他们可以肯定侵入水域的是人了?”

纳尔逊先生道:“那也不一定,譬如说,受伤的海鸥,落在海面之上,雷达网也可以立即感觉得到的,这要看他们的判断能力如何了。”

我叹了一口气:“想不到我伸了一下手,却又给前途带来了许多困……”

我最后的一个“难”字,还未曾出口,纳尔逊先生突然伸手按住了我的口,我也已听到在我们上面的岩石上,有脚步声传了过来。

我不但立即住口,而且,身子伏在岩石上,一动不动。脚步声越来越近,强力电筒的光芒,也在海面之上,扫来扫去。

但我们幸而未被发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蓝血人网 » 【蓝血人】第十九部:生命的同情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