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血人】第十八部:直闯虎穴

我再度跃起,只见车子停了下来,两条大汉,疾向我冲了过来。

那两人一面向我冲来,一面手中的手枪,向我发之不已。有一颗子弹,在我的腰际擦过,使我的腰部,感到一阵灼痛。

我全凭着不断的闪动,使那两名大汉,失去射击的目标,所以才能保住性命。我躲进了空屋,那两名大汉,竟然追了进来。

再要去追那辆将方天架走的汽车,是没有希望的了。如今,我自然只有先对付那两个大汉再说。那两个大汉是甚么来历,我已经可猜出一大半,他们一定是月神会的人马。

我一直向空屋子退去,退到了那扇通向地窖的壁橱门旁。

室中的电灯早已熄了,十分黑暗,我躲在门旁,准备那两个大汉再进来的时候,我便躲到地窖中去。地窖中有许多死人,我只要躺在地上,他们便分辨不出死人或活人,非下来查看不可,那我就有机可乘了。

我屏气静息地等着,只听得那两个大汉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突然间,两人停了下来,一个道:“别追了,我们快回去吧。”另一个道:“那怎么行?长老吩咐过,这种事是不准外传的,怎可以留活口?”

那另一个大汉,讲出了“长老吩咐过”这样的话来,那更使我肯定,这是月神会的歹徒了。月神会竟然如此之猖狂!

只听得一个又道:“那我们分头去找一找。”

另一个道:“小心些,那人身手十分矫捷,可能就是上次弄错了,被他在总部逃走的那个中国人卫斯理。”那一个像是吃了一惊,道:“大郎,如果是他,我们还是快些走吧。”

另一个却“哼”地一声,道:“若是杀了卫斯理,那我们都可以晋级了!”那一个无可奈何地答应了一声,脚步声又响了起来。听了这两人的对答,那已经略略明白我离开月神会总部之后,月神会总部之中,所发生的事情了。月神会一定已经知道他们弄错了人,我并不是他们心目中的“会飞”的“天外来人”。

而且,我的身份,他们一定也已查明了。而他们终于找到了方天,并将他绑走了。

照这样的情形看来,方天的安危,倒是不值得怎样担心的,因为月神会要他在信徒的大集会上“飞行”,自然不会害他的性命的。

我感到事情对我,虽是仍然十分不利,但事情总算已渐渐明朗化了。我已弄明白了方天的来历,而一度曾与我们作对的七君子党,也已经退出了斗争。

如今,我们竞争的对手,只是月神会了。

和月神会斗争,当然不是简单的事,但比起和自己作对的是甚么人,都不知道来,那却好得多了。

我想到了这里,忽然又想起木村信来,我的心中,又不禁罩上了一层阴影。

因为,无论如何,木村信之死,是和月神会没有关系的。照方天的说法,那是甚么“获壳依毒间”。然而那五个字是甚么意思,我却不知道,方天是准备向我解说的,但他却没有机会。

我一想到了这件事,隐隐感到,那似乎比月神会更其难以对付。但那既然还不可知,我也犯不上多费脑筋了。

我一面想着,一面留意着那两个大汉的动静。

只听得两个大汉中,有一个已经渐渐地接近了我藏身的房间,终于,“砰”地一声,他打开了门。我就在他的面前,不到三步,但只因为房间中十分黑暗,所以他未曾看到我。

但是我却可以看到他了,我看到他一步一步地向前跨了过来。

当他跨出了三步之后,他也似乎知道了面前有人,猛地停住,扬起手中的枪来,但在这时候,我早已像一头豹子一样,了无声息地扑了上去,紧紧地握住了他的喉咙,他手中的枪,落在地上,十指拚命想拉开我的手,眼睛睁得滚圆地望着我。

我知道,月神会的势力,能如此之大,这些为虎作伥的打手,要负一半责任,因此我下手绝不留情,十只手指,拚命收拢,直到他喉间的软骨,发出了“咯”地一声,被我抓断,他头也向后垂去为止。

我将他的尸体,放了下来,一伸手,拾起了手枪,一脚将那人的尸体,踢下地窖去,发出了“砰”地一声。只听得立即有人问道:“大郎,甚么事?”

我才知道刚死在我手中的人,就是想杀我立功的大郎。我哑着声音,含糊地叫了一句:“快来。”一阵急骤的脚步声传了过来,我站在门口,一条大漠扑进门来,我膝头向上一抬,正顶在他的尾尻骨上,那一顶,使那人整个身子,向上反弯了起来,我一伸手臂,便已勾住了他的头颈,以枪口对准了他两眼的中心,道:“你想去见大郎么?”

那人舌头打结,道:“不……不……不……”

他一连讲了三个“不”字,身子发颤,几乎倒下地来。我一把抢了他手中,即将跌落地上的手枪,将他松了开来,道:“坐下!”

那人是跌倒在地上的,我冷笑道:“你可知道我是甚么人?”

那人道:“你……你是卫斯理?”

我道:“不错,我就是卫斯理。”那人身子一抖,突然间,长长地吁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我厉声道:“作甚么?你以为我会杀你么?”

那人又睁开眼,露出不可相信的神色来,道:“你……你……可以不杀我么?”

我抛了抛手中的手枪,道:“你们准备将方天绑架到甚么地方去?”那人道:“海边……的总部。”我道:“就是我到过的地方么?”

那人道:“是。”我又问道:“你们在这里抢去的那个硬金属箱子呢?”那人忽然闭住了咀。我冷笑道:“你一定不想接受我的宽恕了。”

那人叹了一口气,道:“就在刚才那辆汽车的后面行李箱中,如今,也要到海边的总部去了。”

我明白了何以方天的脑电波,既然可以探测到那金属箱就在附近,但是却又没有法子说出确定的地点来的原因。车子是在动的,当然他没有办法确定。我向那人提出了最后一个问题道:“佐佐木季子呢?”那人摇摇头道:“我不知道。”我“哼”地一声,那人连忙道:“我只是一名打手,会中机密的事情,我是不知道的。”

我望着那人,心中暗忖,那人既然向我说了实话,我是应该放了他的。但是,我一放了他,月神会总部,立即便可以知道他们的机密已经外泄。如果他们只是加倍防守总部的话,事情还好办,而如果他们改变藏匿那硬金属箱子和方天的地方,那可麻烦了。我是不是应该将他杀掉呢?

我心中十分犹豫,那人也像是待决的死囚一样,面色灰白地望着我,好一会,他先开口,道:“我……决不将和你在一起的事说出去。”

我道:“我怎样可以相信你呢?”

那人道:“你是可以相信我,因为我泄露了会中的机密,是要被活活烧死的。”

我听了之后,打了一个寒噤,将他手枪中的子弹,褪了出来,枪丢还给他。而另一柄手枪,我则留了下来。本来,我身上是绝对不带现代武器的。但如今情形,实在太凶险了,我感到若是我再不带枪的话,简直随时都有丧生的可能!

我沉声道:“你先走。”

那人如获大赦,急忙一跃而起,向外奔去,我听得他的脚步声,已出了屋子,便由屋后翻窗而出,屋后是一条小巷。

我穿了那条小巷,奔到了最近的一个警岗中,两个值班的警员,以奇怪的眼光望着我,我告诉他们,我是国际警察部队的人员,要借用警岗的电话。纳尔逊给我的那份证件,发生了极大的作用,那两个警员,立即应我所谓。

我拨了纳尔逊先生和我分手时给我的那个电话号码,我不知道那是甚么地方,只知道这个号码,可以找到纳尔逊。

电话铃响了并没有多久,纳尔逊先生的话,已经传了过来,道:“喂?”

我立即道:“老友,你不必再调兵遣将,我已经有了头绪。”

纳尔逊先生的声音,显得极其兴奋,道:“是么?”我道:“你在甚么地方?你赶快通知准备一艘快艇,一辆高速的汽车,和两个能搀带的最强有力的武器,我来和你会面。”

纳尔逊先生道:“是月神会么?”

我道:“是,连方天也给他们绑去了,详细情形,我和你见了面之后再说。”纳尔逊先生略一沉吟,道:“好,我在警察第七宿舍门口等你,你到时,一切将都准备妥当了。”

我挂上了电话,不用费甚么唇舌,便借到了警员的摩托车,向前疾驰而去,八分钟后,我赶到了目的地,纳尔逊已站在一辆看来十分旧的汽车之前搓手。

那辆汽车,看外表简直已是废物,但是有经验的人,只要一看它的形状,便可以知道那是经过专家装配的快车。

我并不说甚么,打开车门,上了驾驶位,纳尔逊先生也上了车子,道:“不用多带人么?”

我苦笑道:“人再多,也多不过月神会,反倒是少些的好。”纳尔逊先生道:“你准备如何行事?”

我道:“一辆车子,绑走了方天,那硬金属箱子,也就在车尾……”

在我讲这面句话的时候,我们的车子,早已如箭也似,向前射去。我续道:“我现在希望,可以追上那辆车子,便可以省事不少了。”

纳尔逊问道:“追不到车子呢?”我道:“追不到车子,我们便只有从海面上,到月神会的总部去了。”纳尔逊先生默言不语,我又将方天被绑的经过,讲了一遍。纳尔逊先生从车座的垫子之下,取出了两柄枪来。那两柄枪的形状,十分奇特,枪身几乎是正方形的,长、宽各十公分,枪咀很短,枪柄也很短。我腾出左手,取饼一柄这样的枪来,只觉得拿在手中,十分沉重。

纳尔逊先生道:“每一柄枪中,有一百二十发子弹,子弹虽少,但是射中目的物之后,会发生轻度爆炸,杀伤力十分大。”

我吃了一惊,道:“可以连发的么?”

纳尔逊先生道:“是,你可以在一分钟之内,将一百二十发子弹,全部射出去!”

我不禁叹了一口气。武器的进步,越来越甚,单是个人所能随身携带的武器,已经达到了具有这样威力的地步,难怪中国武术,要渐趋没落了。一个在中国武术上有着再高造诣的人,遇上了这种一百二十发连发的新型手枪,有甚么办法?

(一九八六年按:这种武器,当时只是作者的幻想,但外形、性能,居然和如今的M15、M16自动步枪极其相似,也算有趣。)

纳尔逊先生道:“但是这种枪,还有缺点,那便是上子弹的手续,十分复杂。不易在极短的时间内完成。”

我耸了耸肩,道:“有一百二十发子弹,难道还不够么?”

纳尔逊先生补充道:“别忘记,每一发子弹都会发生爆炸,绝不至杀伤一个人!”

我不再多说甚么,纳尔逊先生究竟是西方人,对于武器的进步,有一种喜悦。但我是东方人,我只觉得心中有一种说不出来的不快!尤其当我想及,我将不得不使用这种新式武器时,心中的不快更甚。

我将车子驶得飞快,在经过一条岔路的时候,有两辆摩托车自岔路口转了出来,紧紧地跟在我们车子的后面,那是警方的巡逻车。

但是我们如今驾驶的车子,是特殊装配的,具有赛车的性能,我很快地便将那两辆警方的巡逻车,抛得老远,再也追不到我们了。

不用多久,我们便已出了东京市区。

上次,我从月神会总部逃脱的时候,已经辨明了月神会总部的所在地,所以,一出了市区,我便能在公路上疾驶。我走的是通过海边的路了,因为我相信,绑架了方天,载走了那金属箱子的车子,也是走这条路的。

因为月神会的势力虽然庞大,但许多事,也不得不掩人耳目,而自海边到月神会的总部,非但快捷,而且隐蔽得多。

当然,我也知道,要在路上追上那辆汽车的希望是很少的了。因为时间隔得太久,月神会的车子,超越我们之前许多,但我却希望能在海面上,追到月神会派出来接应的快艇。

如果这一个希望也不能达到的话,那我们只有涉险去探月神会的总部了。

公路上的汽车并不多,而天忽然下起雨夹雪来,使得公路的路面,变得十分滑。

我们的车子由于速度太高的缘故,在路面上几乎是飞了过去一样。轮胎和路面摩擦,发出惊心动魄的“滋滋”之声。

纳尔逊先生好整以暇地掏出了烟斗来,点着了火,吸了几口,又点着了一支香烟,递了给我,道:“或许我不该问,但是我仍然要问。”

他一面说,一面望着我,我不等他讲完,便接了下去,道:“方天是怎么样的人?”

纳尔逊先生笑了笑,道:“正是这个问题。”

我叹了一口气,道:“你要知道,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唯其如此,我既答应了人家不泄露人家的秘密,你也就不应该逼我了。”

纳尔逊先生点头道:“不错,只是可惜我的好奇心永远不能得到满足了。”我道:“那倒不至于,过一段时间之后,我便可以将一切向你详细说明了。”

纳尔逊先生意似不信,道:“是么?”

我不由自主,抬头向上,我是想看看天上,当方天回到土星去之后,我自然可以将一切都向纳尔逊先生说明了。但是我抬起头来,车顶挡住了我的视线,也由于我的这一抬头,车子向旁滑了开去,若不是纳尔逊先生在一旁,立即扭转了驾驶盘的话,我们的车子,非撞到路边的广告牌上不可了!

我慢慢地降低了速度,车子停了下来,我吁了一口气,纳尔逊先生道:“由我驾驶如何?”

我笑了一笑,道:“那倒不必了,我答应满足你的好奇心,一定不会食言的,只不过是时间问题而已。”纳尔逊先生道:“我自然相信你。”

我重又踏下油门,车子再度向前疾驶而出,越向海边去,公路上的车子越是少,雨雪越来越紧密了,我不得不将车速渐渐放慢。

渐渐地,由雨夹雪而变成了大雪,前面的视线,已经十分模糊,纳尔逊先生不住地吩咐我小心驾驶,我尽量地保持着车子的平稳,将速率限制在仅仅不会翻车这一点上。

大约又过了半小时,我极目向前望去,依稀看到前面,像是也有一辆在飞快地驶着的汽车。但是因为雪越下越浓了,我不能确定前面是不是究竟有着车子。

我向纳尔逊先生道:“前面好像有一辆车子。”

纳尔逊先生伸手按了驾驶板上的一个掣,我看到在普通汽车装置收音机天线的地方,竖起了一个碟子大的圆盘。

接着,驾驶板上的一个圆盘子,出现了萤光的闪耀。那辆车子上,竟装置有雷达探索器,这倒的确是出于我意料之外的事情。

纳尔逊先生注视着萤光板,道:“不错,前面是有一辆车。”

我在这样恶劣的天气之下,又要使车子驶得快,实在连侧头去看一看身旁的萤光板,都在所不能。只得问道:“那辆车子的速度怎么样?”

纳尔逊道:“我们正在渐渐地接近它,但是它的速度不会比我们慢多少。”

我吸了一口气,道:“你想想,在那样地大雪中,以仅次于我们的速度,在这样荒僻的公路上疾驰的,是甚么车子?”

纳尔逊道:“你的意思,那车子是我们所追踪的那辆?”

我道:“我必须加快速度,追上去看。”纳尔逊先生并不说甚么,只是绞下了车窗,大雪立即从窗中扑了进来。

我还来不及问他作甚么,只见他右手持着枪,已伸出了车窗之外。我道:“你想逼使那辆车子停下来么?”纳尔逊道:“如果可能的话,我想射中前面那辆车的后胎。”我慢慢地增加着车速,车子在路面上,犹如小船在怒涛之中一样,颠簸不已,随时都可以翻了转来。

我们这样冒险,是有价值的,在雷达探索器的萤光板上,我看到我们离那辆车子,已渐渐地近了。

终于,不必靠雷达探索器,我也可以在大风雪中,看清那辆车子了。

当我未能看清那辆车子时,我多么希望那就是将方天架走的那辆汽车啊!

但是当我模糊地可以看清前面那辆车子的外形之际,我却失望了。那辆车子是绿色的,并不是将方天绑走的黑色房车。

正当我要出声阻止纳尔逊先生的时候,枪声响了!

我心中猛地一惊,因为前面的那辆车子,正以这样的速度在行驶,如果纳尔逊先生的子弹,射中了车子的后胎的话,那么,这辆车子,一定要在路上,剧烈地翻滚,如果那不是月神会的车子,岂不是伤害了无辜。

可是,我的心中,才一起了这个念头,只见前面的那辆绿色的车子,箭也似地向前射去。

而我们的车子,却突然像脱缰的野马一样,向上跳了起来。

在那一瞬间,我当真有腾云驾雾的感觉!

也就在那一瞬间,我明白了,刚才那一声枪响,并不是发自纳尔逊先生的手枪,而是从前面那辆车子中射出来的,我们的车子,已经被射中了。

我们车子的四轮,已经离开了地面,在那样的情形下,我除了保持镇定之外,实在绝无他法了。使我不得不佩服纳尔逊先生的是,他在车子腾空的情形之下,居然向前面连发了四枪!

他发的四枪,只不过是大半秒钟的功夫。

但在这一秒钟之内,发生的变化,却是极大,我们的车子,在腾空而起之后,陡地翻侧,我只觉得一阵剧烈的震荡。

那一阵震荡,并不是一下子就停止了的,而是连续了两三下。

可想而知,我们的车子,是在腾空之后落地,落地之后又弹了起来,达两三次之多!在那瞬间,几乎我身体中每一个细胞,都受到了震动,而耳际那轰隆巨响,更令人相信那是由于一辆汽车的翻侧所引起的。

我总算还来得及一把将纳尔逊先生拉了过来,以我的手臂,护住他的头部,而我自己,则紧紧地缩着头,将头顶在车垫上。

在激烈的震荡过去之后,我定了定神。

首先,我肯定自己并未曾死去,接着,我又肯定自己甚至侥幸地未曾受伤。他就在这时,我听到了纳尔逊先生的抗议:“喂,你将我挟得透不过气来了!”

这使我知道纳尔逊先生也侥幸未死,我们两人跌在一起,在车顶上,因为车子已四轮朝天,整个地翻了转来。那辆汽车的机件,当真坚固得惊人,车子已经四轮朝天了,但是我还可以听得四只轮转动的“呼呼”声。

纳尔逊先生勉力站了起来,道:“谢谢你,我未曾受伤。”他外向张望着,道:“我想我应该击中了那辆车子的。”

我也道:“是啊,刚才的那种巨响,不像是只有一辆车子翻身时所能发得出来的。”

我一面说,一面在那扇打开了车窗中,转了出去。雪花迎面扑来,寒风彻骨,我们一出车子,立即便看到,在前面约莫二十公尺处,那辆绿色的汽车,正倒侧在雪堆之上。

纳尔逊先生大叫道:“我果然射中了它!”

他一面叫,一面向前飞奔而去,我赶过去,一把将他拉住,因为我们能以翻车不死,也们自然也可能翻车不死,这样奔向前去,无疑是一个活靶子。纳尔逊先生经我一拉,立即伏了下来。

我也跟着伏下,我们两人,便是向碉堡作进攻的战士一样,在地上俯伏前进,可是,等我们渐渐接近那辆车子的时候,我们便站了起来了。

那辆车子所受的损害程度,比我们想像的更重。纳尔逊先生所发的四枪,显然只有一枪中的。

但就是这一枪,已经使那辆车子的一只后轮,整个地毁去了。在司机位上,一个人侧头而卧,驾驶盘的一半,插进了他的胸口,这人当然死了。

而除他之外,车中并没有旁人。

纳尔逊先生一跃向前,一脚踢开了已经裂开了行李箱盖,那辆汽车的行李箱是特制的,容积很大,而在行李箱盖被踢开之后,我们看到了那硬金属箱子!

我和纳尔逊两人,同时发出了一声欢呼!

那箱子的大小,和那种新合金特殊的银白色光辉,都使我们肯定,这就是我们曾经得过手,但是两次被人夺去的那只硬金属箱子,也就是那只装着“天外来物”……太阳系飞行导向仪的箱子!

我们两人同时又想起一个问题来,方天呢?

纳尔逊先生踏前一步,将那车子中的司机,提了出来,但是那司机早已死了,绝不能回答我们的问题。我们两人互望了一眼,迅速地将刚才所发生的事情,回想了一遍。

我们都觉得,如果押解方天的人,够机智而又未曾受伤的话,那么,他是有足够的时间,在我们还未从翻倒的汽车爬出来的之前,便带着方天离去的。

当然,他纵使离去,也不会去得太远的!

我和纳尔逊先生两人,几乎没有交谈一句,但我们的动作却是一致的,我们一齐将那只硬金属箱子,搬了下来,搬到了我们自己的车旁。

然后,我们两人,又合力将那辆四轮朝天的汽车,推正过来。

纳尔逊先生以极短的时间,作了一番检查,道:“雷达追踪器震坏了,但车子还是好的,连无线电话也还可以用。”

我只讲了一句话,道:“快去追寻方天。”

纳尔逊先生想了一想,道:“如果我们一直追不到方天,而必要到月神会的总部去,难道也带着这只箱子同行么?”

在纳尔逊讲出这件事之前,我的确没有想到这一点。

我呆了一呆,道:“你的意思是……”

纳尔逊道:“我们要分工合作了,一个人去追踪方天,一个人先带着这只箱子离开,回到东京市区去,以保安全。”

我立即道:“那么,由我去追纵方天。”

纳尔逊先生面上现出了不放心的神色,像是一个长者看着即将远行的子弟一样。我笑了一笑,道:“你还不相信我的能力么?”

纳尔逊先生勉强笑了一下,道:“祝你好运。”

他又钻进了车厢中,以无线电话,通知他的部下,立即派一辆车子来,接载那只硬金属箱子。

我对于纳尔逊先生一人,在那么荒僻的公路上,独守那只箱子一事,也不很放心,因此我不理会纳尔逊先生的抗议,将箱子搬到了路边一堆碎石之前,令纳尔逊蹲在箱子后面。

那样,他身后有那堆碎石,前面有那只硬的金属箱子,手中再有着那么厉害的新型枪,他的部下又立即可以赶到,就算有敌人来攻,也不必害怕了。

我奔到了车旁,钻进了车厢,伸手向纳尔逊先生挥了挥,大雪仍在纷纷下着,我看到他也在向我挥手,我踏下油门,车子又发出了一阵吼声,向前面驶去。

我不便车子驶得太快,因为那带着方天逸去的人,可能是在步行的,我如果将车子开得太快了,反倒不易将他追上。我一面驶着车子,一面仔细地向四面打量着,公路的两旁,虽然也有些房屋,但是都离路甚远,聪明人是不会到那么远的地方去求避的。

雪时大时小,极目望去,一个人也没有。

我看路牌,我已经驶出十五公里了,仍然没有发现任何人。我心中只觉得事情十分怪异,或是方天根本不在那辆车上,或是将方天带走的人,另有车子接应走了。可惜那两点我都没有法子肯定,因为雪继续在下着,就算有车痕的话,也被雪所掩盖了。

我一面向前驶着,一面在迅速地转念,可是我竟没有法子判断眼前不见方天,究竟是由于哪一种情形,我一咬牙,加大油门,车子的速度增快。我已决定,不论如何,先到了月神会的总部再说!

因为方天总是要被解到月神会的总部去的,我又何必在半途上多伤脑筋呢?

不多久,车子驶进了一个小镇,前面已无公路。

那是一个很小的镇,镇上若不是有一家规模很大的鱼肉罐头加工厂的话,那小镇早已不存在了。我驱车进镇,在公路尽头的旁边,停了下来。

当我打开车门的时候,有两个日本男子,向我奔了过来。

纳尔逊曾安排人员在来路接应,那自然是他的手下。

他们都能说十分流利的英语,道:“这辆车子我们认识的,可是一九四○年的出品么?”

都是预定的暗号,我道:“不,是一九四六年的出品。”那两人又道:“一九四六年九月?”我笑道:“又错了,是十一月。”

那两人将声音压低,道:“只有阁下一人么?”

我点了点头道:“是,纳尔逊先生因为有事,所以不能来了。”

那两个人道:“先去喝一杯酒怎么样?”

他们一面说,一面四面张望,我意识到在表面上如此平静的小镇上,似乎也不宁静。我连忙道:“时间可够么?”那两人一笑,一个年长的道:“我们准备的快艇,是特备的。”

我心中一动,跟着他们两人,走进了一家小酒店,两杯烈酒下肚,全身便有了暖烘烘的感觉,我见四面没有人,又问道:“刚才,月神会有人过去么?”

那年长的道:“是,一共是三个人,其中一个,像是受制于他们的。”

我心中大是高兴,道:“他们是怎么来的?”

那年纪较轻的一个道:“坐一辆跑车来的。”

这时,我已肯定那三人之中,有一个是方天了。至于他们何以在车毁人亡之后,又能得来一辆跑车,那想来是他们早有准备,有车子接应之故。

我一面高兴,一面却不禁发急,道:“他们已经走了,我们还在这里喝酒么?”

那两人“哈哈”,各自又干了一杯,才道:“你放心,他们的快艇,早就泊在海边,我们两人,曾做了一些手脚。”

我笑起来,道:“放了汽油?”那年长的道:“放了汽油可以再加,我是在他们快艇的油箱上,钻了五个小洞,加了油就漏完,因此他们的快艇,必须驶驶停停!”我在他的肩头上,大力拍了一下道:“好计,但我们还要快些,如果让他们先到了月神会的总部,那事情可麻烦多了。”

那两人站了起来,抓过帽子,一让身,就出了小酒店,到了海边,向一艘快艇走去。我跟在他们的后面,只见那艘快艇,在外表看来,也是残旧不堪,就像是等待拆成废铁的一样。我们一起上了艇,那两人开动了引擎,原来那快艇的艇尾,装置着四具引擎之多。

一阵轧轧声过处,快艇已箭也似向前窜去。

我们之间并不说甚么,我只是取饼了望远镜,在海面上眺望着。

雪已停了,但天上仍是彤云密布。

我看了片刻,一无所得,不禁暗叹了一口气。

那年长的一个,向我走了过来,道:“卫先生,你是说在这样的情形下,即使我们追上了对方,也是难以行动么?”

我心中不免暗自一忖,心想这个人何以如此机智过人?可知人不可貌相,因为从那人的外表看来,他完全像是个朴实的农民。

那人既是国际警方的工作人员,我自然没有向他隐瞒心事的必要,因之立即道:“是。”

那年轻的一个,“哈”地笑了出来,道:“放心,我在那艘快艇的艇尾,涂上了许多发光漆,只要一追上,是绝无问题,便可以发现的。”

我忍不住竖起了大拇指,道:“想得周到!”

那年轻的一个,像是十分有兴趣地看着我,道:“和你比起来,我们算甚么?”

我不禁惶恐起来,他们两人行事之机智,绝不在我之下,而且,他们也不知为了维护正义和秩序,做了多少工作。

但是我却浪得虚名,心中实不免惭愧,因之我忙道:“两位千万别那么说,我只不过是运气好而已。”那两人还待再说话时,我向前一指,道:“看!”

这时,大海之上,一片漆黑。

朔风呼呼,海面不很平静,我们的快艇,由于速度十分快,因此倒还平稳,而前面,在我手指处,有一团惨绿色的亮光。

那团亮光,随着海水,在上下摇摆,我立即取饼了望远镜来。

那一团绿光,在望远镜之内,看得更清楚了,是一只快艇的尾部所发出来的,那也等于说,我们已追上了月神会绑架方天的那艘快艇了!

到了这时候,我倒反觉得事情成功得太容易了。

因为我和纳尔逊先生,本来就没有和月神会发生正面冲突的意思,因为月神会的势力,实在太大了。要到月神会的总部去生事,乃是逼不得已之举。

而如今,既然事情可以在海面上解决,那自然再好也没有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蓝血人网 » 【蓝血人】第十八部:直闯虎穴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