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血人】第十五部:七君子党

那警官取出烟盒来,先让我取烟,我顺手取了一支烟,但是在那一刹间,我想起,像我那样,过着冒险生活的人,是不论在甚么样的情形下,都不能接受别人的香烟的。

因为,在香烟中放上麻醉剂的话,吸上一口,便足以令人昏过去了。

所以,我将已经取了起来的香烟,又放回了烟盒,道:“是英国烟么?我喜欢抽美国烟。”刚好,我身上的是美国烟,所以我才这样说法。

那警官十分谅解地向我一笑,自己取了一支。待我取出了烟后,他便取出打火机来。打着了火,凑了上来。我客气了一句,便就着他打火机上的火,深深地吸了几口,在那一刹间,我只觉得那警官面上的笑容,显得十分古怪。

我的警觉马上提高,推开了他的打火机。但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我只觉得一阵头昏!

我已经小心了,然而,还不够小心!

我没有抽他的烟,可是却用了他的打火机。他只要在打火机蕊上,放上烈性迷药的话,我一样是会吸进去的。我想撑起身子来,但已经不能了。在那一瞬间,我只觉得跟前一阵阵发黑,在黑暗中,似乎有许多发自打火机的火焰,在我面前晃来晃去。

总共只不过是一秒钟的时间,只觉得车子猛地向旁转去,我已失去了知觉。

在日本,几天之间,这我已是第三次失去知觉了。这真是我从来也未曾有过的耻辱,当我又渐渐有了知觉之际,我就有了极其不祥的感觉。我甚至不想睁开眼来,只想继续维持昏迷。

我没有听到任何声音,闭着眼睛,也没有眼前有光线的感觉。

我睁开眼来,只见眼前一片漆黑,我自己则像是坐在一只十分舒适的沙发上。我略事挪动一下身子,眼前陡地大放光明。

我知道,一定是在沙发中有着甚么装置,我一动,就有人知道我醒来了。

我打量了一下,那是一间十分舒服的起居室,没有甚么出奇的地方。我冷笑了一声道:“好了,还在做戏么?该有人出来了。”

我的话刚一讲完,就有人旋动门柄,走了进来。

我仍坐着不动,向那人望去。

只见进来的是一个中年人,那中年人的衣着,十分贴身而整洁。也并不是日本人,照我的观察,他像是巴尔干半岛的人。

这时,我的心中,倒是高兴多于沮丧了。

我又不自由主来到了一个我所不知底细的地方,这自然不是好现象,这又何值得高兴之有?

但是,我却知道:这里绝不是“月神会”的势力范围,也不是某国大使馆,那么,便极有可能是抢走了那只硬金属箱子的那方面人物了。

我仍是坐着不动,以十分冷静、镇定的眼光望着那中年人。那中年人也是一声不出,直到他在我的面前坐了下来,才向我作了一个礼貌上的微笑,道:“先生,我愿意我们都以斯文人的姿态谈上几句。”我冷笑地道:“好,虽然你们将我弄到这里来的方法,十分不斯文。”那中年人抱歉地笑了笑,道:“我们不希望你知道我们是甚么人,也不希望你向人提起到过这里,你的安全,绝无问题。”

在那中年人讲话的时候,我心中暗暗地思索着。

那中年人的话,显然不是故作神秘,但是他究竟属于甚么势力,甚么集团的人物呢?旁的不说,单说那假冒警官的人,便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我只是点了点头,并不说话。

那中年人又笑了笑。道:“要你相信这件事实,无疑是十分困难的,但是我却不能不说。”我冷笑了一声道:“你只管说好了。”

那中年人道:“我,和我的朋友们,是不可抗拒的,你不必试图反抗我们,以及想和我们作对,你必须明白这一点。”

我大声笑了起来,道:“是啊,你们是不可抗拒的,所以我才被超级的迷药,弄到了这里来了。”

那中年人沉声道:“我并不是在说笑!”

我欠了欠身,道:“我知道不是说笑,国际警方的工作人员被收买,手提机枪,数十人的出动,难道是说笑么?”

那中年人的镇定功夫,当真是我生平所仅见。

我突然之间讲出了几句话,等于是说我已经知道了他的来历。我是只不过冒他一冒而已,但是却给我冒中了。

照理说来,那中年人应该震惊才是,但是他却只是淡然一笑,道:“卫先生,你真了不起,你应该是我们之中的一员。”

我不禁被他的话,逗得笑了起来,巧妙地道:“先生,不要忘记你们是甚么人,我一无所知,你何以便能断定我可以成为你们之中的一员?”

那中年人摊开了双手,道:“我们几个人,只想以巧妙的方法弄些钱,只此而已。”

我又笑道:“譬如甚么巧妙的方法?”

那中年人哈哈笑了起来,道:“譬如不合理的关税制度,那是我们所坚决反对的,又譬如,有甚么人遭到无法解决的困难之际,只要给我们以合适的代价,我们也可以为他做到。”

那中年人的话,猛地触动了我心中已久的一件事。

我早已听得人家说起过,世上有一个十分严密,十分秘密的集团,那集团的核心人物只有七个,他们自称“七君子”(SEVENGENTLEMEN)那七个人的国籍不同,但是却有一个共同之处,那便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他们都曾在地下或在战场上和敌人斗争过。

这七个人的机智、勇敢,和他们的教养、学识,都是第一流的。

也正因为如此,所以这个集团的行踪飘忽,不可捉摸。但是有一些大走私案,大失窃案,甚至国际上重大的情报买卖,都可以肯定是他们所做的。

那是因为他们每做一件事后,都将事情的详细经过告诉事主之故。而他们的对象,大都也是些为富不仁的家伙。

这七个人是公认神秘的厉害的人物,如今在我面前的那个中年人,无论是体态、言语,都曾受过高度的教育,他自然毫无疑问,是“七君子党”中的一员了。

我想了一想,并不指穿他的身份。而我的心中,则更放心了许多。因为这七个人,倒也是出名地君子,他们若要杀人,那你绝不易躲避,他们若说不杀人,那么你的安全也没有问题。

如今,我的心中只有一个疑问,便是:他们将我弄到这里来,是为了甚么?

那中年人望着我,房间中十分静。

好一会,那中年人才道:“你明白了么?”

我微笑着道:“有些明白了。”

那中年人站了起来,道:“你一定要问我,为甚么将你请到这里来的了?”

我道:“我没有问,是你在等待我的发问。”

那中年人伸出手来,道:“我们之间,应该消除敌意才是。我叫梅希达。”我仍然不站起来,只是坐着和他握握手,道:“我知道,你是希腊抗纳粹的地下英雄,你是一个亲王,是不是?”

这“七君子党”七个人的履历,不但掌握在警方的手中,许多报纸也曾报导过,是以我一听他讲出了名字,便知道他是出名的希腊贵族,梅希达亲王了。

梅希达道:“想不到我还是个成名人物!”他又坐了下来,道:“我们受了一个人的委托,这个人是肩负着人类一项极其神圣的任务的,我们必须帮助他,以完成他的理想。”

我立即反问道:“这和我又有甚么关系呢?”

梅希达道:“有,因为你在不断地麻烦他,而且,做着许多对他不利的事情。我们请你放弃对他的纠缠,别再碰他。”

梅希达的语言,听来仍是十分有教养,十分柔和,但是他的口气,却已十分强硬。

如今,我正在人家的掌握之中,自然谈不上反对梅希达的话,而且,我根本不知道他所说的是甚么人,我的确想不起我曾经麻烦过一个“负着人类伟大的任务”的人来。我望着他,道:“你或者有些误会了。”

梅希达道:“并不,你以不十分高明的手段,偷去了他身上的物事,而其中有些,是有关一个大国的高度机密的!”

我“哦”地一声,叫了出来。

我已经知道他所指的是甚么人了。他说的那人,正是方天!不错,我曾给方天以极度的麻烦。

但,方天也几乎令我死去两次!

我还要找方天,因为佐佐木博士之死,和季子的失纵,他也脱不了干系!

当我和方天最后一次会面,分手之际,我曾要方天来找我,却不料方天并不来找我,而不知以甚么方法,和出名的“七君子党”取得了联系!我笑了一笑,道:“我想起你的委托人是甚么人来了。”梅希达道:“我……那么我们可不可以订立一个君子协定呢?”

我摇了摇头,道:“不能。”

梅希达叹了一口气,道:“对于你,我们早就十分注意了,我们还十分佩服你,但你硬要将自己放在和我们敌对的地位上……”

他讲到这里,无限惋惜地摇了摇头。

我耸了耸肩,道:“如果必须要和你们处在敌对的地位,我也感到十分遗憾,但是我首先要请问一句,你们对你们的委托人,知道多少?”

梅希达的神态,十分激动,道:“他的身份,绝不容怀疑,他是当代最伟大的科学家,也是某一大国征服土星计划,实际上的主持人。”

我追问道:“你们还知道些甚么?”

梅希达道:“这还不够么?这样的人物,来委托我们做事,我们感到十分光荣,一定要尽一切可能,将事情做到。”

我听到这里,心中猛地一动,立即问道:“那么,抢夺那只硬金属箱子,也是出于他的委托了?”梅希达道:“是的。”

我道:“他编造了一个甚么故事呢?”

梅希达道:“故事,甚么意思?”

我道:“例如说,箱子中的是甚么,他为甚么要取回它。先生,我希望你和我说实话。”

梅希达的面上,开始露出了怀疑之色,道:“他说那是一件机密仪器,被他所服务的机构中的叛徒偷出去,卖给另一个敌对的国家的。”

我好半响没有说话,脑中只觉得烘烘作响。

纳尔逊先生的推断证实了,方天和那只硬金属箱子,的确是有关系的。

而我自己的推断,也快要证实了:方天既然和“天外来物”有着那样密切的关系,那么他当真是“天外来人”了?

梅希达还在等着我的回答。我呆了好一会:“我要和你们的委托人,作直接的谈判,而且,绝不能有第三者在场!”

梅希达道:“可以,但是我们绝不轻易向人发出请求,发出请求之后,也绝不收回的,希望你明白这一点。”我只是道:“你快请他来。”

梅希达以十分优雅的步伐,向外走了出去。

我在屋中,紧张地等待着。想着我即将和一个可能是来自其他星球的人会面时,我实在是抑制不住那股奇异的感觉。

大约过了五分钟左右,门被缓缓地推了开来,方天出现了,站在门口。

他的面色,仍然是那种异样的苍白。

我望着他,他也望着我,我们两人,对望了有一分钟之久,他才将门关上,向前慢慢地走了过来,在我的对面坐下。

我们又对望了片刻,还是我先开口,道:“方天,想不到你这样卑鄙。”方天震动了一下,我立即道:“季子在哪里?”

方天苍白的面色,变得更青,道:“我为甚么要见你?我就是要向你问她的下落!”

我不禁呆了半晌,我一直以为害死佐佐木博士,带走季子的是方天。但如今从他的情形看来,那显然不是他了。如果不是他的话,嫌疑便转移到了月神会的身上。因为我从博士家中出来不久,便为月神会的人所伏击了。

我呆了半晌之后,挥了挥手,道:“这个问题,暂时不去讨论它了。”方天像是想提反对,但我已经压低了声音:“方天,你是从哪一个星球上来的?”

我从来也未曾想到过,一句话给一个人的震动竟可以达到这一地步!

方天先是猛地一呆,接着,他的面色,竟变成了青蓝色。然而,他像是离了水的鱼儿一样,急促地喘着气,跳了起来,又坐了下去,双眼凸出地望着我,使我感到我如同对着一个将死的人。

而这时,我看到了方天对我的这句话,震惊到这一地步,也知道我所料断的事,虽不中亦不远:他当真是从另一个星球来的!

这样怪诞的事,猜想是一回事,获得了证实,又是另一回事。

我的心中,也十分震骇,我相信我的面色也不会好看,我们两人谁都不说话。

约莫过了一两分钟,我听得方天发出一阵急促的呼声,他在叫些甚么,我也听不懂,只见他突然狠狠地向我扑了过来。

我身子一侧,避了开去,他扑到了我所坐的那只沙发之上,连人带沙发,一起跌倒在地上,我向前跃出了一步,方天并不跃起身来,在地上一个翻身,他已经取出了一支小手枪指着我。

我吃了一惊,连忙道:“方天,别蠢,别……”

然而,我下面的话还未曾出口,身子便疾伏了下来。在我猛地住口,伏下身子之际,方天其实还未曾开枪,只是我从他的面上神情,肯定他会开枪,所以我才连忙伏了下来。

果然,我才伏下,一颗子弹,便呼啸着在我的头上掠过。我连忙着地向前滚去,滚到了一张沙发的后面,用力将那张沙发,推向前去。

在那张沙发向前抛出之际,又是两下枪声。

在斗室之中,枪声听来,格外惊心动魄,我还未曾去察看我抛出的沙发,是不是将方天砸中,已听得“砰”地一声响,门被撞了开来。两个手持机枪的人,冲了进来,大声喝道:“甚么事?”

我站了起来,首先看到,方天正好被我抛出的沙发抛中,已经跌倒在地,倚着墙在喘气,他手中的手枪,也跌到了地上。

我沉声道:“你们来作甚么?梅希达先生不是答应我和方先生单独相处的么?”

那两人道:“可是这里有枪声,那是为了甚么?”

我向方天望了一眼,只见方天在微微地发抖,我道:“我和方先生发生了一些冲突,手枪走火,这不关你们的事情,你们出去吧。”

那两人互望了一眼,退了开去,我走到门旁,将门关上又望向方天,道:“你受伤了么?”

方天挣扎着站了起来,又去拾那手枪,但是我的动作却比他快,我中指一弹,弹出一枚硬币,“铮”地一声,弹在那支小手枪上,就在方天快要拾到那支小手枪之际,小手枪弹了开去。

方天身子弯着,并不立即站起身来,晃了两晃,我连忙过去,将他扶住。

只见他的面色,更青,更蓝了。他抬起头来望了我一眼,又立即转过头去,双手掩住了脸,退后一步,坐倒在地上,喃喃地道:“完了!完了。”

我在地的身边,来回踱了几步,道:“方天,你以为我要害你么?还是以为我要找你报仇呢?”

方天只是不断地摇头,不断地道:“完了!完了”我发现他的精神,处在一种极度激昂,近乎崩溃的情形之下,我知道一时之间,也难以劝得他听的,我只好笑了笑,道:“我走了。”

方天一听,又直跳了起来,道:“别走。”

我叹了一口气,道:“方天我知道你的心情,你在我们这里,一定感到所有的人都是敌人,没有一个人可以做你的朋友,是不是?”

方天并不出声,只是瞪着眼望着我。

我摇了摇头,道:“你错了,如果在大学时代,你便了解我的为人的话,你便早已有了一个朋友了。”或许是我的语音,十分诚恳,方天面上的青色,已渐渐褪去。

他以十分迟疑的眼光望着我,道:“你?你愿意做我的朋友?”

我道:“你应该相信我,至今为止,知道你真正身份的,还只有我一人,如果你愿意的话,这个秘密,我可以永远保持下去。”

方天双手紧张地搓动着,道:“你……究竟知道了一些甚么?”

我笑道:“我知道你是来自别的星球,不是地球上高级生物……人!”

方天的身子又发起抖来,道:“你……是怎么知道的?”我道:“早在大学中,你血液的奇异颜色,便已经引起我的疑心了。”

方天沮丧地坐了下来。我又道:“你不知道,在日本,我是受了人家的委托来调查你的。”

方天的神情更其吃惊,道:“受甚么人的委托,调查些甚么?”

我道:“受你工作单位的委托,调查你何以在准备发射到土星去的强大火箭之中,装置了一个单人舱……”我讲到这里,不禁猛地拍了一下自己的额角。

我其实不该问他是从哪一个星球来的。从他在准备射向土星的火箭中,装置一个单人舱这一点看来,他毫无疑问是来自土星的了!

我抬起头来,向方天望去,方天也正向我望来,道:“他……他们已经知道我的一切了?”

我道:“我相信不知道,他们只是奇怪,你为甚么不公开你的行动。”

方天突然趋前了一步,紧紧地握着我的手,道:“卫斯理,你要帮我的忙,你一定要帮我的忙。”我在也的手背上拍了拍,道:“我当然会帮你忙的,但是我首先要知道你的一切。”

方天呆了片刻,道:“我们不妨先离开这里,你要知道,我的事……我绝不想被人知道,为了掩护我的身份,我已经……尽我所能了。”

我点头道:“不错,你曾经几次想杀我。”

方天的脸上,现出了一个奇怪的神情,道:“你们以为杀人是极大的罪恶,但我却没有那么重的犯罪感,因为你们的寿命如此之短,早死几年,也没有甚么损失。”

我听得方天这样说法,心中不禁陡地一呆,立即想起木村信工程师的话来。

木村工程师曾说,从别的星球来的人,对时间的观念,是以他所出生的星球,绕日一周作为一年的,方天极可能来自土星。而土星绕日的时间是地球的二十倍,那也就是说,地球上一个八十岁的老人,在他看来,只不过是四岁的小孩而已。

那么,方天在地球上,究竟已过了多少次“地球年”了呢?我脑中又开始烘烘乱想起来,心中又生出了那股奇幻之极的感觉。

方天道:“你在这里等我一等,我和你一齐离开这里再说。”

我答应了一声,方天便走了出去。

我呆呆地想了片刻,便见方天推开了门,道:“我们可以走了。”我和他一起出了那幢屋了,并没有撞到任何人。

出了屋子一看,我仍然是在东京的市区之内。

我想起一连串奇幻的遭遇,一连串不可思议的事,总算有了盲目,心中自然不免十分高兴,我相信纳尔逊先生一定做梦也想不到,事情的发展结果,竟会是这样子的。

但同时,我的心中,也十分紊乱,因为方天是从别的星球来的人,这不可能相信的事,竟是事实。这一点,宜是没有法子令得人心中不乱。

我们默默地走着,方天先开口,道:“卫斯理,我要回家去,我太想家了。一个极想回家的人,就算有时候行为过份些,也是应该被原谅的,你说是不是?”

我叹了一口气,道:“当然,我谅解你,你是要回到……”

我讲到这里,故意停顿了一下,好让他接上去。

方天道:“郭克梦勒司。意思是永恒的存在,也就是你们称之为土星的那个星球。”

我吸了一口气,道:“我早已料到了。”

方天道:“你是与众不同的。我一到地球就发现地球人的脑电波十分弱,十分容易控制,你是例外。”我道:“幸而我是例外。”

方天突然又握住了我的手,神经质地道:“你不会将我的事情讲出去吧。”

我故意道:“就算讲出去,又怕甚么?”

方天的面色,又发起青来,道:“不!不!那太可怕了,如果地球人知道我是从土星来的,那么我非但不能回土星去,而且想充一个正常的地球人也不可能了。地球人正处在疯狂地渴求探索太空秘密的时代中,我将不是人,而是一个供研究用的东西了。”

我拍了拍他的肩头,道:“你放心,我不是已经答应过你,不将秘密泄露出去的么?”

方天叹了一口气,我们又默默地向前,走了一段路,已来到了一座公园的门口。公园中的人并不多,我向内一指,道:“我们进去谈谈可好?”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蓝血人网 » 【蓝血人】第十五部:七君子党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