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瓷集团创始人稻盛和夫的发家史

二战后,日本经济奇迹般迅速发展,成为世界经济强国之一。在这一历史进程中,日本诞生了一批白手起家、艰苦创业的经营者,其中最负盛名者是松下幸之助、本田宗一郎、盛田昭夫与稻盛和夫,他们被人称为“经营四圣”。四圣之中,稻盛和夫的年龄最小,但他创办了两家世界五百强企业,即京瓷和KDDI。与其他企业家不一样的是,稻盛和夫不但积极参与教育和社会慈善事业,而且在其晚年皈依佛门。世界上的企业家多得数不清,相信佛教的企业家也不少,然而功成名就后出家变为佛教居士者屈指可数。人们不仅由此联想到民国初年著名学者李叔同,他以名扬海内的文化学者身份和令人赞叹不已的艺术造诣,转身成为佛教界的弘一大师。斯人已去,惟有“长亭外,古道边”的《送别》一曲,留下了袅袅余音。可与弘一大师相媲美的,就是稻盛和夫,他至今仍在热心传道,以直白浅显的《活法》,给人们诉说人生的真谛和企业的追求。仅从企业家到佛教徒的这一变化,就值得学界追踪他的心路历程。

早期的坎坷

1932年1月21日,稻盛和夫出生于日本鹿儿岛市的药师町(现城西町)。这里紧靠城山。对鹿儿岛人来说,城山是一个令人伤心的地方。明治维新时期,鹿儿岛隶属于萨摩藩,是倒幕运动的发起地之一。在这一历史大变局中,西乡隆盛、木户校允和大久保利通发挥了中流砥柱作用,被后人称为“明治三杰”。西乡隆盛后来参与西南战役,1877年9月24日,在城山兵败身亡,人称“最后的武士”。在明治时期的诸位英杰中,西乡隆盛最具传奇色彩并且格外受人们敬重,他的故事在一代代鹿儿岛人中口耳相传,成为稻盛最尊敬的历史人物。

稻盛和夫一家都是老实巴交的普通人,父亲为人谨小慎微,从不借债,母亲性格开朗,容易感情用事。在家中,稻盛和夫排行老二,上面有一个哥哥,下面有两个弟弟三个妹妹。1938年,稻盛和夫进入当地的西田小学学习,由于淘气,学习成绩并不好,但他却颇有领导天赋,成为孩子王,时常将孩子们分成两拨,模拟打仗游戏。此时他逐渐意识到,“不能光靠蛮力,气势、魄力也很重要”。

年龄虽小,但是稻盛和夫却具备了朦胧的正义感。他不仅照顾羸弱的伙伴,而且不畏权威,敢于顶撞偏心眼儿的老师,虽然曾为此吃过几记老拳,但依然坚持己见,绝不改口。稻盛和夫的行为得到了父亲的默许,但老师却更加不喜欢他,时常对他说:“像你这样的,肯定考不上一中(鹿儿岛第一中学)。不论是考试成绩还是内部评定,都不可能合格。”1944年,稻盛和夫从西田小学毕业,不幸的是,老师的话果然应验了。

祸不单行,在战时的艰难岁月里,稻盛和夫的叔叔和婶婶染上了肺结核。这种病在当时是不治之症,是生是死就看各人的运气了。叔叔婶婶的患病,给稻盛和夫造成了巨大的精神压力。尽管他非常小心,尽量避免接触病人,却未能逃脱被感染的命运。两位叔父、一位婶母的死亡,外人关于稻盛家是“结核病窝”的称谓,都给这位少年带来了巨大的精神压力。可以想象到,稻盛和夫开始咳血时,他内心蒙受着巨大的阴影。让稻盛和夫不解的是,不顾个人安危照料病人的父亲和哥哥,整天同病人接触却没有患病。邻居借给病中的稻盛和夫一本书,即谷口雅春的《生命的实相》。虽然似懂非懂,但其中的一句话却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我们内心有个吸引灾难的磁石。生病是因为有一颗吸引疾病的羸弱的心。”病中的阅读,印象格外深刻。直到晚年,稻盛和夫还用这句话来解释“相由心生”,认为自己是大病初愈后悟到了人生真谛。然而,当时13岁的稻盛和夫,极有可能不明白这么深奥的道理,顶多可以说由此启发他打开了思考的阀门。很多名人的回忆,往往会产生某种认识上的“倒推”现象,不可不察。

1944年,战争中的日本败相已露,美国空军已能够直接轰炸日本本土。战争的最大受害者是老百姓,在“空中堡垒”B-29的轰炸下,东京、名古屋等大城市首当其冲,偏远的鹿儿岛也未能幸免。1945年8月13日,稻盛和夫家的房子因轰炸而尽毁。“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在躲避轰炸、四处逃命的过程中,稻盛的肺结核居然奇迹般痊愈了。病愈后,稻盛再次报考一中,然而再次落榜。在小学班主任土井老师的帮助下,最终他考入了私立鹿儿岛中学就读。

在鹿儿岛中学,稻盛和夫的孩子王作风依旧,学习成绩马马虎虎,打架的事情却频频发生,为此,他没少挨老师的批评。稻盛的中学时代,正值日本战败,国内一片混乱之际,人们居无定所,生计艰难。在这种情况下,1948年稻盛中学毕业,父亲要求他停止学习,工作赚钱以补贴家用。然而,他却坚持要读完高中再工作。此时,稻盛已经逐渐明白事理,在高中学习之余,他力所能及地帮助父母干活,推销盛放糕点的纸袋,升入高中三年级之后,面对课业负担加重和升学的压力,他才将纸袋生意交由哥哥管理。

刚升入高中时,稻盛和夫的成绩只能算中等,随着年龄的增长,他越来越努力,慢慢上升到年级前十名,到毕业的时候已经是年级前三四名了。由于患过肺结核,所以他希望到大学学习医药知识,但他的父亲不同意他继续读书。1951年,在辛岛政雄老师的说服下,他的父亲终于同意稻盛和夫报考大阪大学医学系。然而,他又落榜了。出于无奈,他只得再报考县立鹿儿岛大学。经历了一番周折后,稻盛考入鹿儿岛大学工学系应用化学专业,学习与药物有关的有机化学。

进入大学之后,稻盛和夫在学习之余不忘锻炼身体,由于“空手道非常适合于贫穷学生,只要备一件空手道服就行了,而且这是一种徒手竞技,不需要任何器械”。于是,稻盛加入学校的空手道俱乐部,练出了一副好身手。另外,为了减轻家庭负担,他还打工养活自己。在为百货商店打工做巡夜警卫时,他萌发了朦胧的爱情,恋上了一位女营业员。然而,当稻盛向对方表白之后,得到的答复却是“我马上要嫁到东京去了”。在恋爱上,稻盛也是从挫折开始的。

到了大学四年级,稻盛和夫面临着巨大的就业压力。朝鲜战争爆发后,由于美国从日本大量订货,带动了日本经济复苏。然而,此时是1954年,朝鲜已经停战,美国在日本的订货急剧减少,日本经济形势日益艰难,而1955-1957年的“神武景气”尚未出现,所以,1954年是日本战后经济的低谷。稻盛四处找工作,却一无所获。当时日本的就业市场,走后门拉关系的风气非常严重,公司招工不看能力而看关系,推崇名牌大学而排斥地方新办学校。而且稻盛的运气也确实太差,买彩票,前后的号码都中奖,就是他的中不了。对此,年轻气盛的稻盛曾经异常愤慨,他对自己的空手道功夫颇为自信,走投无路之下,他想去当帮派打手。“这个社会怎么如此不公平。反正找不到一个正经的工作,索性就去当一个文化流氓。重仁义的黑社会要比这种不公平的社会好上百倍。”于是,他鬼使神差般走到了位于闹市区的帮派事务所门前。然而,考虑到自己的家境以及五个弟妹,他在帮派事务所门口徘徊许久,终于没有跨出这一步。

皇天不负有心人,在大学的竹下老师推荐下,稻盛和夫最终被京都的松风工业公司内定录用。松风公司生产绝缘子等陶瓷制品,属于无机化学领域,同稻盛学的有机化学不是一回事。为了弥补知识上的欠缺,他师从岛田欣二教授,利用剩下的半年时间潜心钻研陶瓷知识,并撰写了与陶瓷有关的专门研究黏土的毕业论文。在毕业论文答辩会上,稻盛的论文得到内野正夫教授的赞赏。后来,稻盛在自传中写道:“因为这样一种缘分,在我创办公司之后,还经常去向他讨教,他也成为我终生的恩师。”

在稻盛和夫求职时,只要能找到接收企业就谢天谢地,他根本不可能计较公司好坏。等到进入松风公司之后才发现,这家公司管理混乱,矛盾众多,内讧不断,设备破旧不堪,常常发不出工资。脏乱的宿舍,令年轻的稻盛目瞪口呆。“这是一间又旧又破的房子,里面全是稻草屑,连榻榻米都没有,不得已赶忙去买来席子,用钉子钉在地板上。”当地人开玩笑说,在这家公司谋生是讨不上老婆的。松风公司的破败状态,令稻盛在内的五名大学生心灰意冷,很快就有三名大学生另谋他就,稻盛同另外一名刚来的大学生也有意辞职,他们两人向日本自卫队的干部预备学校递交了报名表,并顺利通过了入学考试。然而,稻盛写信向家人索取自卫队入学所需的户籍副本却迟迟得不到回音,因此,他最终没能跳槽。最后,只有稻盛一个人留在了松风工业。

世道艰难,家境贫寒,幼年得病,考试落榜,恋爱遭拒,工作难觅,跳槽不成,稻盛和夫的早年可谓坎坷多难。然而,坎坷的经历磨炼了他,他不甘心,要去追寻自己的未来和梦想。虽然这时候的稻盛并不知道自己的未来在哪里,自己的梦想是什么,但是,多次失败使他的意志更加坚强,既然没有了退路,那么就尽力干好现在的工作。从此,稻盛的人生掀开了新的一页。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蓝血人网 » 京瓷集团创始人稻盛和夫的发家史

1 2 3 4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